> 聚焦中国

“北派中医”传承人——刘刚

2019-10-12 17:12:34 丨 文章来源:中国网


文/晨露

 

以人为本,关注人体健康本身而非专注于疾病的原理产生是传统中医里最为人所津津乐道之处,也是传统中医能够传承千年,区别于现代医学而自成体系的关键原因之一。

从以治疗为主的机械医学模式到以关注细胞分子和疾病产生原理的生物医学模式,再到以“人”为中心的个体医学研究模式,伴随着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类医学的转变也不断印证着中医治疗理念的科学性。北京惠兰医院中医针灸科主任刘刚作为“北派中医”的传承人,深切体会到了传统中医的博大精深和其所独有的医学前瞻性。他表示,当前中国的“亚健康”人群持续上升,“健康中国”也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医以“人”为本,以“健康”为本的“治未病”理念或可成为国内医学进一步发展、研究、转变的新方向和“新引擎”。


blob.png

刘刚主任

 

“中医给我的震撼在于立竿见影”

1983年,刘刚出生于湖北省三峡地区。虽然家族中有很多亲人都从事医学研究,但从小喜欢读书的他却对文学创作颇有兴致。考大学时,他本想选择中文专业,但由于父母亲戚的一再“规劝”,拗不过他们的“好意”,还是选择了中医针灸推拿专业,迈入了湖北中医学院的大门。

2001年到2006年,刘刚在药香氤氲的校园里,走完了自己的“匆匆那年”。回忆起这段时光,他至今记忆犹新,“正是在大学期间的学习,让我燃起了对中医药文化的研究兴趣,也扭转了此前自己对中医固有的看法和认识。”

“老百姓觉得西药吃起来方便,显得更快速。但都知道其副作用是最大问题,且这种副作用都不是短期能显现出来的”。刘刚说。但在中医学院学习期间,他却被中医的“立竿见影”所深深地震撼了。

一次,在课堂上,前排的一位女生突发疾病,面部扭曲,十分痛苦。正在讲授中医推拿原理的讲师关注到了这一突发状况,只见他放下讲义,径直走向这位女生,在询问了何处疼痛之后,让她缓慢的起立,然后用手在她的颈椎处轻轻一“抹”,不消10秒钟的时间,这位女生立时没了疼痛的感觉,这对刘刚产生了极大地震动。从此之后,他深切意识到了坊间对于中医固有的理解并非都是正确的,中医立竿见影的治疗手段令他产生了极强的研究兴趣。无需昂贵而精密的医疗器械,不用复杂的医疗方式,中医“简便廉验”的临床效果更是令他深深地痴迷其中。再加之当时的中医学院教育注重古文和中医经典,一时之间,刘刚将自己的全部精力花费到了对中医药经典的研究和学习之中,奠定了他之后从事中医药研究的理论基础。


blob.png

为患者诊断

 

“认识中医,从跟随名师开始”

在上大学时,刘刚就读过医圣孙思邈《备急千金方》中的“大医精诚”一篇,但对于中医究竟是如何看病的、诊病的原理和根本遵循是什么,以及什么是一位“苍生大医”应有的医德医品等问题仍是一知半解。幸运的是,毕业后的他连续数年间结识了国内很多知名的中医学者,在他们的身上,学习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中医精髓。这对他重新认识中医,从而不断对中医进行深度思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6年本科毕业后,刘刚跟随着大学时的老师一起在湖北省中医院出诊实习。在此期间,原湖北省中医学院推拿教研室主任、湖北省中医药学会推拿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闻庆汉不仅精诚治学,还将自己的一身医术向刘刚倾囊相授,而且事事以身作则,这让刘刚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理解什么是古人所推崇的“苍生大医”。

一次,一位身材“健壮”的中年人扣开了闻庆汉的诊室大门,他患了严重的腰腿伤疾病,无法自主行动。时值武汉最热之时,虽然诊室内坐满了和刘刚一样的实习学生,但本着“对病人高度负责”的医者原则,闻庆汉亲力亲为,没有令年轻的实习生们为其进行诊治,而是不顾自己65岁的年纪,亲自将中年人背起“抖腰”,希望靠中年人的自重将关节上的病灶梳理开,这样比用机器进行牵引效果好。然而,做这一动作时,闻庆汉显然十分吃力,汗水不断顺着他的额角淌下,浸透了他身上的灰色汗衫。刘刚不忍,主动请求由他代为治疗,但闻庆汉却说:“你操作和我不一样,这不仅要形体上到位,而且要‘顶’到病灶上,你还不行。”闻庆汉的举动不禁令刘刚肃然起敬。看着这位头发已白的老师汗流浃背的模样,他的眼角湿润了……

2007年到2014年,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的刘刚从湖北奔赴北京,在北大首钢医院一边工作一边求学。北京,不仅是全国医疗资源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而且从中医传承的角度而言,这里也是“北派中医”的聚集地。他在湖北上学时就有所耳闻,这些视《黄帝内经》为正统的中医,以黄帝时期之《神农本草经》为传统中药药性之依据。以《伤寒论》,《金匮要略》,《针灸大成》与《难经》为典籍,是古典中国医术的传承人,也是刘刚心向往之的中医一脉。

在这里,他第一次了解到了和西方现代医学完全不同的中医治疗理念。

“疾病由西医治疗,中医要治疗健康。”初闻此言,刘刚不明所以,但仔细回想,则回味无穷。

刘刚说:“医学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西医认为是治疗疾病,而中医则认为是维护健康。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疾病的种类成千上万且变化无穷,但健康的标准较为统一,中医就是要把‘不健康’的人体状态通过各种手段调整‘健康’,而不是针对疾病本身,这就是中国传统的智慧。”

实际上,自《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出版以来,人类发现且已收录的疾病就达到了3万余种,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世界上,许多以“现代医学”为主的国家常被这些疾病“牵着鼻子走”,诸多的尴尬和困惑层出不穷,人们不禁开始反思,这种“从因入手”的拮抗治疗法真的适合人类维护自身健康吗?1993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其《医学的目的的再审查》报告中指出:“当代世界性的医疗危机,它根源于近代医学模式的、主要针对疾病的技术统治医学的长期结果。”人们逐渐认识到,医学应当是人的医学,而不是疾病的医学。这,恰与中医的治疗理念不谋而合。

了解了中医的治病原理和根本遵循,刘刚又再一次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超微针刀术的创始人胡超伟并正式拜他为师,学习了六脉针法,超微针刀术,钻研了扁鹊互刺针法,向另一位民间中医葛建勋学习了吐纳柔性正骨术,五阳火针等技艺,并在熟读了中国现代名医王琦所提出的“九种人体体质”理论后,结合中医传统“情志疗法”,创新性地提出了中医可以改善人们性情的理论,拓宽了中医在大健康领域的实际作用。刘刚表示,不管是推拿、整骨、针灸、超微针刀和用药,看似复杂,其实刚好对应人体的腠理筋膜、肌肉骨骼、经络和脏腑,体现出了中医治健康的思想。

如今,刘刚在运用超微针刀术和六脉针法治疗疼痛病及相关疑难杂症方面颇有成效,如:颈椎病,腰椎病和膝关节病的疼痛病症和相关衍生病症,以及在现代工作环境中各节段小关节紊乱导致的眩晕耳鸣,飞蚊症,头痛,心悸,腹胀乏力等内科病症及相关疑难杂症,且治疗简便、快捷、有效,一般常见病通过三五分钟的治疗,大部分患者都能体会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不仅在业内很知名,在患者之中也被口耳相传。他表示,这一切的荣誉和成就都得益于自己的恩师,闻庆汉、胡超伟、赵焰……是他们让其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中医,什么是中医的精髓。“这或许就是现代中医的传承之道吧。”他说:“要想真正认识中医,就要从跟随名师开始。”



blob.png

北京惠兰医院中医针灸科团队成员

 

“预防和治疗分开,常识需加强普及”

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健康”的定义为“不但是身体没有疾病或虚弱,还要有完整的生理、心理状态和社会适应能力”。然而,目前中国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健康定义的人群只占总人口数的15%,与此同时,有15%的人处在疾病状态中,剩下70%的人处在“亚健康”状态。通俗地说,就是这70%的人通常没有器官、组织、功能上的病症和缺陷,但是自我感觉不适,疲劳乏力,反应迟钝、活力降低、适应力下降,经常处在焦虑、烦乱、无聊、无助的状态中,自觉活得很累。

现代医学对此常“束手无策”,但中医由于其治疗理念就是从人体的健康着手,所以对于“亚健康”的调理往往有着出乎人们意料的效果。对此,刘刚说:“随着国内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人们的生活压力亦逐步增大,亚健康状态普遍增多。对于亚健康,疗不如防。”他表示,亚健康的调理,仍应以预防为主。

中医认为,“上医治未病”。从古至今,中国人对于预防向来是十分重视的。近年,国家频频出台的中医利好政策,令刘刚更有底气。

然而,在激动之余,刘刚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有着十数年从医经历的他敏锐地发现,社会上很多人并不能准确的区分预防保健和疾病治疗。他们常常在自己已经患病后,轻信网上的不实宣传,服用一些应在预防阶段服用的中草药,从而自己延误了病情,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他说:“一些中草药确实对亚健康状态的调理有作用,但服用这些中草药的前提是自己的身体尚属‘非疾病’状态。如果自己已经患病,就要到正规医院及时就医,切不可轻信传言,将预防当作治疗。”与此同时,他对现在国内很多人的医学常识感到担忧,他说:“一些高学历的人士分不清背部和腰部,也不理解很多疼痛的部位往往都不是疾病的真正病灶点,常常将腰疼误称为背疼,这说明目前国内的医学常识有待普及,当然这也和前几年部分医生主张痛点治疗的观点有很大关系。”

“洒向人间都是爱,泽及万世不为仁”。2014年,刘刚来到北京惠兰医院组建中医针灸科。他表示,北京惠兰医院建院时间比较长,第一次来到蕙兰医院就被医院的文化和服务理念所深深吸引,下一步他将在这里继续发扬“北派中医”的优良传统,在“诊”和“疗”二字上下功夫,努力在惠兰医院中医科打造出一支专注于中医医疗和医学常识普及的全科中医专业团队,让大健康走进千家万户,让健康中国行动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