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精诚侠医邱凤华

2019-07-09 15:45:42 丨 文章来源:中国网


文/李夏耘

 

武侠精神之于许多华人,有着强大的吸引力。人们在文学作品中寻找它,在电影里体味它,在电视剧中幻想它,可以说,许多人的内心深处,都装了一颗潇洒仁义的侠心。

有人说,现代是一个离武侠越来越遥远的年代。

我们却在这个科技日新月异、信息瞬息万变的数字时代,见到了仿佛从武侠世界中走出来的人物。他身怀绝技、不恋财物、行走天涯、侠义救人、广收学徒、友布天下。他是丘处机的第25代传人,却因执意将祖传绝学教授外人为家族所不容;他二十载艰苦学艺,却在融会贯通之后化繁为简将所学倾囊以授。他的名字叫邱凤华,一个本可以凭借祖宗的威名和传下来的针灸、正骨绝技名扬天下,富贵盈门,却将这一切无视,我行我素的“怪老头儿”。


blob.png

邱凤华在人民大会堂留影

 

不同寻常的成长经历 

7岁那年的一天,邱凤华的父亲对他说:“跟你叔叔走吧,学门祖传医学手艺,将来有口饭吃。”从此,他开始跟随云游天下的叔叔行走天涯。

叔叔是邱祖医宗第24代传人,当年和父亲一起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战士,在部队里担任连队卫生员。回国后复员在家专门为部队的战友并游于民间给老百姓治病。那个时候的交通还不太便利、他们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靠一双脚。

“那时我跟着叔叔到农村去给人看病,不仅仅是骨伤和普通疾病,就连一些疑难病,他都能治好,走到哪里都受到人们的尊敬。我边走边看,慢慢认识到了祖宗传下来的这门手艺的价值所在。记得我随叔叔从辽宁走路到黑龙江后,那时我还很小,当地气温很低,冻得我浑身打颤,手脚都冽开口子肿疼流血,疼得钻心难受。我哭着求叔叔回家,叔叔说救死扶伤也是祖宗定下的规矩,更何况已承诺为一名重病的复员志愿军战友做治疗。当时在山里走了一天一夜,直到晚上九点也没找到地方住。我心想,在城市里不用这么辛苦就能赚到钱,为啥要到穷乡僻壤免费医治病人?挣不到钱,还要受罪。后来跟随叔叔学医时间久了,也慢慢理解了他的医者仁心。” 邱凤华回忆道。

邱凤华跟着叔叔从辽宁到黑龙江,又一路行医南下。寒来暑往,治病、学习、行走,几乎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学有所成后自己开始独自行医。他说,每当用祖传绝技为百姓解除疼痛而得到他们的尊敬时,终于明白医者所肩负的责任,并决心把世代传下来的针灸和正骨绝学传承好,为患者解除病痛。

多年来,邱凤华行走祖国各地,为无数患者解除痛苦。正好因为他的医术高治疗效果好,被称为民间高手。后来,有人请他开班授课,他便一边教学,一边给人治疗。2008年应邀来到北京,为了将祖传医学技术传承给广大医学爱好者,先后成立北京邱凤华中医药研究院、长春邱祖中医药研究院。

邱凤华言语干脆,三言两语就把与众不同的成长经历和几十年行医救人的成绩概括出来。他说:“我这人不会说只会做。”他的治疗手法以“快”见长,诊断快、治疗快、好得快。除此之外,他还“跑得快”——哪里有患者求救,他都会以最快最短时间赶到。比如,每次乘火车,他都喜欢坐硬座,因为硬座车厢乘客多,常有患急病的乘客,每当听到列车的广播说有病人需要医治时,马上跑过去为患者施治。


blob.png

为患者施治

 

祖传绝技与创新 

邱凤华是长春真人丘处机第25代传人。他所学的针灸、正骨手法和中医药知识,都是家族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丘处机(1148年—1227年),生于金元之际,是道教全真教的掌教、真人,元代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养生学家和医药学家。他曾先后为金世宗、成吉思汗讲授养生和治国之术,因“一言止杀”,挽救了大量汉族和女真族人免受蒙古族屠杀,受到后世百姓的尊崇。百姓为纪念他的功德,将其生辰正月十九定为“燕九节”,岁岁庆祝,成为京津地区的著名风俗之一,在当地曾是比肩春节的重要节日。

据邱凤华介绍,“丘祖”的传人分为两派,一派主研究中药,而他们这一派,专研针灸和正骨手法。

邱凤华在多年临床实践的基础上,从家传的“太极阴阳针”和传统手法出发,创新研究出一套为脊柱关节正骨复位的手法,命名为“旋影手”。通过“旋影手”为脊柱复位,可治疗多种疾病,具有速效、奇效、安全等特点。该手法已获得国家商标专利,并在实践中证实。

“我发现人体内脏的病变与脊柱存在直接的关联。哪个内脏出问题,直接找到对应的那一节脊柱,解决了脊柱的问题,病症就会康复。比如我治疗过心脏病,就找胸椎,做完后病人马上就感觉舒服了;帕金森,是颈椎出了问题,只要用安全手法正骨,治疗一两次病症就有明显改善;针对乳腺增生和痔疮,我在患者的脊柱上检查和施手治疗,效果也不错。还有高血压、膝关节疼痛、半月板损伤等问题,都可以在相对应的脊柱上进行微调医治。”邱凤华解释道。

他介绍,人体心脏以上的部位患疾病都与颈椎相关联,包括脑血栓等。颈椎是运往头部所需供养的唯一通道,只有这里通畅大脑才安全正常的工作!用旋影手法调整关节快速安全,比如椎管狭窄、前列腺炎、强直性脊椎炎、痛风等疾病,运用旋影手法效果都不错。一次,邱凤华在杭州讲课时,台上来了一位拄双拐的患者,住院治疗三年,依然不能行走。他用为患者做过检查后,运用旋影手法治疗,很快就能下地走路了。当时陪同患者来的两位主任医师也惊呆了,没想到效果会如此明显。

“关节正,不生病”理论,是邱凤华多年临床实践而得来的。其实很多病因都是脊柱关节出现了问题,只要将患者脊柱关节上的问题解决了,病症也就消失了。


blob.png

 

大医精诚 

药王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将“大医精诚”的医德论述作为第一卷,是中医学典籍中论述医德的一篇极重要文献。精,即医术精湛;诚,则指医者的品德修养:“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怀“大慈恻隐之心”,存“普救含灵之苦”之志,且不得“自逞俊快,邀射名誉”、“恃己所长,经略财物”。

邱凤华不善言辞,采访中,从他的“不忍见人受病痛之苦”,“治病经常不收钱,教授学生时常不收费”,“放弃固定在一个地方拿工资的机会,也要行走各地,为更多的患者医治”,“人间疼痛在,我将不停歇”等这些直白的话语中,更加直观地理解了大医精诚的含义。

多年前,曾有一位领导问他一天能诊治多少病人时,他自信地回答100人。这名领导说:“光靠您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如果您一天教100学生,每个学生一天诊治100个病人,这样就能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领导的话点醒了他,从此后,他只接待重病患者,腾出大量时间,开始专注于教学。

由于他的医术是家族传承下来的,加之“祖传技术不能外传”的传统观念影响,他教授学生的行为遭到了家族大多数人的反对。

“家里人不同意,族人不理解并强烈反对。我跟他们商量多次,也商量不通。没办法,只好我行我素。为此,族里叔叔、兄弟有些跟我还断绝了来往。”谈到这里,他眼眶已然有些红润。

邱凤华表示,现在慢病发病率高,疑难杂症也越来越多,有的患者无法忍受疾病带来的痛苦甚至会做出一些过激行为。我们不能因一些旧的传统观念影响,而放弃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的机会。必须教授更多的学生,让更多的人掌握邱祖旋影手绝技,让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发挥更大的功效。

邱凤华常常主动为下岗和失业人群免费教授技术和手法,让他们学会一门养家糊口的手艺,还可为家人治病,省去大笔的看病花销。但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将来学生赚了钱,要帮助有困难的人群,免费为其诊治。

有许多教育机构向他抛出橄榄枝,欲与他合作教学。有的许以重利,有的则能助长名声,都被他一一拒绝。“他们说我是个怪老头,不懂得赚钱,但我却很满足。因为我要腾出更多的时间教授下岗贫困及残疾学生技能,让他们学成自力,为国家减轻些负担。”在他的描述中,笔者仿佛看到了一位潇洒行走于江湖,用一身本领帮贫扶弱的侠士。


blob.png

 

大道至简 

邱凤华的教学,与他治病一样,具有浓郁的个人特色:简、速、效。

他将毕生所学和经验融汇于简单速效的“旋影手”手法当中,又将“旋影手”的全部内容,凝练至每个课时教学当中。一个零基础的学徒,只需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学有所成,独立为病患解决问题。

“第一,不用有文化,不用有基础。我发明的旋影手,无需辨证,哪里疼,直捣病源,解决问题。第二,这些年,我通过大量临床实践,博览经典文献,师法前贤仔细考量,将总结的经验整理写出了几十本笔记印刷成册,包括运动解剖、北派正骨、制作膏药,邱祖太极阴阳针,宇宙气候变换与人身内部气分的相互关系等,作为教材传授给学徒。哪个病怎么治,针怎么扎,都一目了然。骨骼及软组织的结构,血管及神经的分布,人体经络走向等,学生对照图在自己身上找,就能记牢。包括治病手法、制作膏药,所有内容我都不私藏,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学生。第三,强调安全禁忌,针灸及正骨手法的灵活应用技巧。大家反映学习效果很好。一般学生在我身边学习一个多月时间,就可以治疗一些简单疾病了。如遇到疑难病症,再电话咨询我,对于重症病人,我会专程赶过去医治。”邱凤华介绍道。

他的教学融会贯通,把最简明精要的东西点出来,让学生在临床中学习,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最核心的东西。日后的临床实践,让学生真正掌握“旋影手”的精髓。

有人对他说:“您的课程内容非常丰富,其实可以延伸出更多的课时,收取更多学费。”可是邱凤华并不动摇,他坚持自己至简至速的授课方式,依然做那个我行我素的“怪老头”。

 

桃李天下

如今,邱凤华的学生已经遍布全国各省、市、县。而且在美国、日本、泰国等国家,都有学员移民当地,通过开设中医馆拥有了不错的收入,令他甚感欣慰。

邱凤华说,如今国家在政策上的扶持,让民间中医吃了定心丸,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祖传技艺拿出来分享。

现在,找他学艺的学生中,最多的是各县区医院的执业医师和开诊所的医生。他表示,过去许多市县级的基层医院,以及社区诊所,主要的营利项目是给病人输液。近几年,国家对静脉输液的管控越发严格,很多基层医疗机构不再提供静脉给药服务。与此同时,这些基层医疗机构与患者就像在水中失去了浮木一般不安——减少输液,医院何以为生?病人何以为治?

越来越多的西医主治医生,开始向中医学习针灸、推拿、制作膏药。

“比如像感冒这样的普通疾病,只要在颈椎附近推一推,多喝点水,就能缓解病症,根本不需要输液。许多小病的根源是骨骼问题,用旋影手法稍稍调理就能解决问题。”邱凤华谈道。

未来,随着全社会对中医的重新认识和重视,我们期待邱老的心愿得以实现:让全世界的人认识中医、信任中医、更好地运用中医,让中医技术更快更好的服务人类健康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