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邱立东:脂肪微雕“魔法师”的医美改革之路

2019-06-18 13:24:21 丨 文章来源:今日中国


文| 郭莎莎

 

近年来,随着国内市场消费升级和资本的大量涌入,医美市场迎来了一次新的崛起契机。机构“遍地开花”,求美者络绎不绝,整个医美行业也处于蓬勃发展之势。

然而,“大医美”的繁荣背后,不论是公立医院“条条框框”的体制局限,还是民营机构逐利属性下的过度商业化行为,都让本应是医美行为主导者的医生举步维艰, 也让该行业的健康发展受到 “阻力”,发生了“变形”。

邱立东,这位被业内誉为脂肪微雕“魔法师”的整形医生,当初为了摆脱束缚毅然从体制内“出走”,选择了自主创业,并最终走出了一条异于他人的医美改革之路。

blob.png

邱立东


合伙制:为了医生能有独立“话语权”

1988年毕业后,邱立东顺利进入一家公立医院从事外科临床工作。在当时,国内医美市场还未形成,大环境还不成熟,美容外科甚至还未独立成科。邱立东介绍,“在公立医院,由于美容整形不是必要手术,只是作为一种特殊需求才进行的外科手术,所以相比于其他科室,一直得不到同等重视。”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对于美的追求愈加强烈,求美者人数的增多让美容外科从原来的外科中独立了出来。“尽管如此,但身处公立体制之内,整形医生深受科室指标、职称评级等因素的束缚,丧失了话语权,这样的郁结迫使很多人选择离开体制。”

邱立东就是其中一位。在公立医院里耕耘了前半生的他毅然决定丢掉“铁饭碗”冒险“下海”,从限制诸多的公立医院跳到市场化的民营机构。起初他选择加盟到大型民营医疗美容集团,本想在医美市场上“大展宏图”,然而他却发现事实并非他想得那么简单。

资本是逐利的。对于很多商人投资的医美机构而言,盈利或许才是首要目的。在投资人逐利为本价值观的倾轧下,医生沦为了“销售工具”,也催生出很多行业乱象,各种安全问题层出不穷,受害者和社会舆论往往将主要矛头指向医生,对此邱立东表示,“很多整形医生实际上是没有‘话语权’的。”他解释说,由于医生是受雇于民营整形医院的,实际上是处于“弱势”地位。“比如在很多整形机构,为了节约沟通时间,在流程设置上简化了医生面诊的环节,医生常常在手术的前一刻才能见到求美者;还有些存在安全隐患的手术因为医院盈利的需要,医生也不得不‘冒险’操作。这对医生是极大的不尊重,对求美者也是极为不负责的表现。”

种种现状引发了邱立东的思考,他希望专业的医生可以成为民营医美中占据主控权的一个群体,像国外民营医疗那样,成为品质医疗的一个代名词,真正实现医生的自我价值。这样的想法与另外两名整形医生李朕、张笑天不谋而合,2014年,中国第一家由名医合伙创办的医美机构北京圣嘉新医疗美容医院应时而生,他们也被业界称之为圣嘉新的名医“铁三角”。

事实上,从世界范围内看,所谓的“名医合伙人”并非是邱立东他们的独创。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的这套制度是“医生集团”的翻版。

医生集团是按照欧美国家的“Medical Group”翻译而来,有时候又译作“医生执业团体”或者“医生执业组织”,指的是由多个医生组成的联盟或者组织机构,开创者是于1863年创办的梅奥诊所。在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该模式是保险公司、患者、医疗服务提供者三方博弈的结果,但进入中国后,该模式却“变了味”。

在国内,优质医生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稀有资源一直是资本青睐的对象。随着国内医改的不断深入,宽松的政策环境也让很多“热钱”流入医美领域。很多“医生集团”经营乏力,向资本妥协。但邱立东和他的合伙人却顶住了压力,运营其间有很多投资商找到圣嘉新洽谈合作,但都被一一拒绝。“不管多难我们也要坚持,不能忘记我们创业的初心。”邱立东说。

因为没有资本的助力,2014年至2015年,生于夹缝之中的圣嘉新生存得十分艰难。面对同行的质疑、各项支出压力,三个医生怀揣着信念咬牙坚持了下来。后来,良好的口碑和精湛的技术让他们“逆境翻盘”,也在业内打响了“名医合伙人”的招牌。一时间,圣嘉新成了行业模仿的对象,几十家整形机构来 “取经”。邱立东总是毫无保留地分享自己的合伙创业经验,甚至还特别举办了“美沃斯专场”活动,从各个层面向同行分享心得。他说:“我们希望名医合伙模式能够成为改变中国医美生态的火种,为更多有为医生开辟蹊径。”

四年多发展,“合伙制”已经内化为了圣嘉新的企业基因,在企业管理、运营和营销等各个方面,都在实践着这一模式。正是因为这种以人为本的合伙模式,邱立东在确保医疗理念不变质的前提下与市场进行了充分对接,他的改革不仅为医美行业更为中国医疗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可参照的研究范本。


blob.png

三位合伙人合影(左:张笑天,中:邱立东,右:李联)


医美整形新技术:为求美者负责的企业担当

制度的创新让邱立东他们摆脱了“广告+低格”的粗犷式行业发展方式,为行业的专业化、精细化、人性化打开了“一扇天窗”。“医本位”的服务理念将安全性和顾客感受放在了第一位,让不少顾客对医美行业有了新的体验。“但仅仅是这样还远远不够,要想真正做到为求美者负责,就必须让每一位名医所擅长的一类品项做到极致,创新再创新。”邱立东说。

在圣嘉新,邱立东主要负责自体脂肪面部填充项目。当然,对于其他美容外科技术他也十分娴熟,但他并不轻易进行除面部以外的手术,因为他要尽量将精力聚焦在一种品项上,进行深入研究,而其他的则交给了其余的合伙医生。他们之间的研究方向差异化互补,这也逐渐成为了圣嘉新“以专家引领科室”的特色格局。

说起对自体脂肪填充技术的研究,要把时间拉回到二十多年前。当时,邱立东有缘结识了中国整形界的领军人物、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戚可名教授。在他的指导下,邱立东对自体脂肪填充技术有了全新的认识。“其实这一技术在国内的运用已有数十年历史,早在我还没有离开公立医院的时候,这一技术就已经开始运用。但戚可名的指导让我对该技术的最新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说。

“一开始我们是直接把脂肪从人体中抽取出来,不进行任何加工,后来我们开始用物理方法将脂肪进行小颗粒处理,这样可以让移植脂肪的存活率更高。”邱立东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上万次的临床实践,邱立东创新性地提出了“三联脂肪”的概念。他介绍,“三联脂肪”是指结构脂肪、微粒脂肪和纳米脂肪三种分层脂肪,传统单一脂肪堆砌式填充很容易形成结节、肿胀,恢复时间长。求美者对手术的担心程度也会增加,心情焦虑更不利于脂肪的成活。”他将脂肪分为三种形态,能够支撑起大面积凹陷的“结构脂肪”、可以进行深层次填充和过渡的“微粒脂肪”,以及可以进行浅层填充的“SVF脂肪胶”,三种脂肪的结合应用,不仅可以让面部更饱满、凹凸有型,还能改善皮肤质地,祛除皱纹等,恢复更快,肿胀更轻,大大降低了求美者的焦虑感。

同时,他还利用大数据和信息化技术将自体脂肪填充手术进行术前数字化模拟,逐步形成了数字化术前模拟、真空负压抽脂、脂肪三层精筛、多维立体注射的自体脂肪填充体系,并将其命名为脂肪微雕技术,开创了自体脂肪填充技术体系化、理论化的先例,为今后该领域的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础。

除此之外,针对面部组织松弛的求美者,他独创了“青春支架逆龄术”,通过下垂组织复位、多级悬挂固定、层层重建支撑的系统化方法重启面部青春修复程序,解决了大龄求美者的年轻化需求。

 “变美于无形”的技术创新,不仅让圣嘉新成为了自体脂肪填充技术的领导者,也为他自己赢得了脂肪微雕“魔法师”的美誉。时至今日,经邱立东诊疗过的求美者已有上万人。据介绍,圣嘉新在技术领域已获批二十个国家专利,目前正在参评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起的5A级医疗美容整形医院资质,该资质评审标准参照“三甲医院”而制定,一旦评审通过则意味着圣嘉新将成为中国医美行业医疗质量标准最高的民营医美机构之一。

说起为什么要下如此大的功夫研究创新自体脂肪填充技术,邱立东坦言,对于一家医疗美容整形医院而言,为求美者负责是最大的企业担当。为了这份担当,他还要继续创新,实现更高的技术要求。


blob.png

手术中


与国际接轨的中国医美:以创新为导向的发展态势

近年来,随着医美市场的崛起,创新活力被进一步释放。众多医美企业都在进行着深层次地创新发展,创新也已成为该行业不可忽视的新方向。

邱立东表示,行业创新主要存在三个方面,一个是制度创新。目前医美行业准则是2016年修正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医美行业市场准入规则较严格,但是对于非法医疗的监管力度不够大,这也是目前黑医疗行为猖獗的一个原因;另一个是行业创新。医美机构长期重度营销、脱离技术服务、缺乏精细化运营管理,让行业发展模式陷入恶性循环的乱象局面。所以医美机构创新要从规范化开始,做良知医美,不断提升技术水平,优化求美者体验,完善服务各环节,从而提升行业美誉度;还有一个是宣导创新。不论是政府还是机构都应该把医美安全教育做起来,倡导理性求美、安全求美的理念,帮助求美者规避风险。

鉴于此,邱立东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都倡导创新以安全为前提、以保障求美者利益为前提,并多次开展公益科普为求美者传道解惑。为了更好地进行技术和管理创新,邱立东的足迹遍布了韩国、美国、法国、土耳其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此期间,他了解并交流最新的医美技术,学习及应用最先进的管理理念。他希望中国医美行业与国际充分接轨,但同时,他也强调,国外的先进技术不能直接照搬,要结合本土情况,坚决不能让求美者做“小白鼠”。

从体制内的外科医生到提出“名医合伙人”制度并运营一家医疗美容整形医院,从刚开始不经加工的脂肪注射到在大数据支撑模拟下进行的细胞层面的脂肪移植,邱立东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医美行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演变历程。在他的前行路上,创新一直是一条清晰的脉络。而今,这位“魔法师”并没有停下创新的脚步,他说,要为中国医美行业共同创造下一个辉煌4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