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王爱民:黑科技+新模式 助护眼事业新发展

2019-02-25 21:21:02 丨 文章来源:中国网


文/买佳豪

 

近年来,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的态势,如果任其发展后果不敢设想,不得不引起家长及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制订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指出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指标。可以说,在新时代我国青少年儿童的视力保护工作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形势,护眼事业需要新的发展。

实际上,早在四年前,安徽目雨亮瞳光学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爱民就已经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一次爱心扶贫活动中,他发现即便是在偏远的山区也有越来越多的孩子鼻梁上“架”起了眼镜,这一现状不禁令其十分震惊并从此投身护眼事业。

而今,在历经种种困难后,王爱民利用大数据研发出了我国先进的第二代视光学眼镜,并配合睫状肌训练仪和VR近视矫正软件形成了一套成熟完整的系统化视力康复方案,推动了我国护眼事业的新发展。

他说,随着信息化和智能化在我国各行业的普及运用,视力保护行业也正在步入4.0时代。而这一切都要依托创新性思维,只有创新才能让我国的护眼事业在新时代迈向更高的平台。

 


王爱民


经历:心怀大爱步入护眼行业

王爱民,籍贯安徽,出生于军人家庭。1976年参军,1981年被分配到父母工作的医院工作,1985年考入安徽省一所医疗院校,毕业后返回原单位从事了8年的外科医生工作。

1996年,受当时的“下海潮”影响,在综合考量了各方面因素后,王爱民也在当年年底辞去了原来的工作, “下海”创业。“一开始我并没有从事护眼方面的工作,而是选择了自己更为熟悉的药品销售领域。”他坦言,自己之所以会与护眼事业结缘,主要是因为一次爱心扶贫活动。

也许是深受父母的影响,从小就在军人家庭长大的王爱民目睹了许多军人舍生忘死的大义情怀,树立了崇高的理想,加之医生本身的素质要求,从很早开始他就投身公益事业,在蒲公英爱心联盟,壹加壹爱心社团都担任主要职务,这两个民间爱心组织的宗旨都是扶贫学习优秀但家境贫困的中小学生和大学生,蒲公英联盟已资助880名大学生,有730名学生完成学业进入社会,在祖国的各条战线贡献着自已的力量。

至今为止还有六位贫困山区的儿童在他的全额帮扶下成长。

2014年,王爱民在参与金寨县、岳西县、长丰县爱心扶贫中小学生的活动中,他发现那里的孩子戴眼镜的特别多,在幼稚的面孔下,那一副副眼镜掩盖着孩子们原本清晰明亮的双眼。但令其十分费解的是,由于地处偏僻,这些地方的信息化水平较之城市并不高,按理说,近视的情况应该相对较轻,为什么这里孩子近视的情况反而会比城市还严重呢?带着疑惑,他深入走访了这些县市。通过了解发现,这些孩子大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出外打工,自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由于现实需要,他们往往每人手中都会拿着一部父母给的手机。本来是为了方便和父母沟通,但囿于其自身自制力较差,很多时候手机变身成为了“游戏机”,爷爷奶奶因为隔辈亲的原因再加之其本身对这些手机也不甚了解,对这些孩子的管控相对较弱,加之农村的条件和护眼知识缺乏导致他们一个个都成了“小眼镜儿”。

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鼻梁上的小眼镜,王爱民不得不为他们的前途担忧。思前想后,王爱民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投身护眼行业,用自己的努力还孩子们一个光明的未来。

但知易行难。并非眼科医生出身的他要投身护眼事业,困难程度可想而知。然而一旦确立了方向,他便义无反顾的开始了眼科领域的钻研和学习,翻阅书籍,请教专家,出差和参加眼科课程培训等成了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主要工作内容。

通过市场调研分析,他发现目前我国的视力保护行业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护眼镜、眼贴、护眼水、药品、中医治疗……不一而足,但总体而言无非三种模式,器具、药品和中医按摩。同时,经过细致的分析和请教、学习,王爱民发现这些模式所综合运用的原理无非就是在眼部屈光度不变的情况下利用“大脑的模糊适应现象”提升眼部视力能力,而这些模式也大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无论哪一种模式都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立系统,前期都有一些效果,但都不能从根本上真正让孩子摘去眼镜,不具备推广应用的可能。

面对这样的市场现状,王爱民决定在业内首创一套独立的系统化眼部矫正方案,完善市场缺陷。自此,他便走上了一条探索眼部矫正模式和系统的创新研究之路。

 


方案:大数据打造系统化的视力矫正新方案

“不降低度数而提升视力。”这一说法真的可信吗?在从业之初,王爱民也曾对此持保留意见。他说,凡是学习过正规眼科的人都知道,眼部的屈光度一旦发生病变就很难复原,换句话说一旦孩子的眼睛被确诊为近视,那么这个近视度就只会升高而很难降低。但后来,在他深入学习了解后发现,进行主动的锻炼方法,自我渐进调整眼组织结构功能,使调节、反应、融像能力增强,幅度及宽度增加,参与屈光调节的所有介质互相协调,恢复睫状肌的韧性,提高晶状体的弹性和视觉系统的处理能力,改善眼球原有的非正常发育状态,即利用“大脑的模糊适应现象”这一原理帮助孩子提高视力。

知道了原理,再对目前市场上这些“五花八门”的治疗方式进行甄别后,王爱民决定将研究方向放在视光学眼镜等眼部矫正设备方面。

其实,在这方面的研究,国外早就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这些年在市场上流行的“OK镜”,即“角膜塑形镜”就是曾风行于欧美等多国的控制和矫治近视的视光学眼镜,但进入中国后,这款产品出现了很多“水土不服”现象,加之副作用明显,适用范围及价格昂贵,市场反应并不是很满意。

那么如何才能制作一款适合中国人自身的视光学眼镜呢?王爱民想到了“大数据”。“或许利用‘大数据’可以实现视光学眼镜的新突破。”他说。

2015年,在按照国内高等级标准和质量要求研发生产出的第一批目雨亮瞳视光学眼镜正式下线后,他并没有像同行一样急切地将其投放市场,而是和教育部门及学校合作,免费给多家中小学校的学生矫正,进行高密度的测试调研,结果显示第一代产品虽然效果明显,但有些孩子对其没有适应性。与此同时,他也搜集整理了大量实际数据,逐渐丰富并完善了自己的数据库,形成了独立的“大数据”系统。

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二代目雨亮瞳视光学眼镜终于在有着“大数据”支撑的背景下诞生了。与此同时,配合视光学眼镜诞生的还有王爱民研发团队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目雨亮瞳睫状肌训练仪。据王爱民介绍,这款睫状肌训练仪与市场上同类型的仪器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它不仅是全自动的而且在大数据的支撑下,它还能根据不同的孩子眼部视力情况进行个性化的训练。可以说,这款仪器在国内市场上明显处于领先位置,王爱民第一时间将其进行了专利申请。

2017年,研发团队历经三次出国考察学习,王爱民又引进了VR技术,研发出了国内第一款VR视力矫正软件,填补了国内关于这一方面的空白。至此,目雨亮瞳形成了视光学眼镜+睫状肌训练仪+VR视力矫正软件综合系统性矫正方案。不仅如此,为了达到最佳效果,目雨亮瞳还要求每一位接受矫正的近视、远视、散光儿童在第一个月内,每周都要到矫正中心利用视光学眼镜加睫状肌训练仪和VR矫正镜进行深度连续训练。1个月的强化矫正训练加上5个月的店内稳固训练,6个月才算一个完整的矫正程序,这样的眼部康复模式在国内也是首创。

“系统和模式的创新绝不是简简单单的科技创新,而是更为人性化和全面、综合性的创新。”王爱民总结说。

这样的模式创新也获得了良好的实践效果。

作为一家初创型民营企业,王爱民将创新放在了模式和系统上,他说如果将来国家相关政府部门在制定行业标准时,希望自己的“大数据”和系统化的解决方案也能为其贡献一份力量。他表示,这是一家现代化的民营企业应尽的社会责任和历史担当。实际上,去年工信部、发展改革委、原国家质检总局等16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发挥民间投资作用,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指导意见》中也曾明确指出,要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国际标准、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制定。可以说王爱民这一想法正迎合了国家对民营企业的要求,如果此举成为现实,他将为民营企业参与行业标准的制定做出积极地表率作用。

黑科技:VR眼镜矫正近视、远视、散光及弱视

其实,利用VR技术矫正近视、远视、散光、弱视等,在国外早有先例。但在国内,利用VR技术矫正眼部健康问题的企业大都还停留在理论研究阶段,对于软件的开发更是一片空白。

王爱民在了解了这一市场现状后,与安徽迅华数字科技公司合作,三次往返美国考察学习,决定开发VR技术在视力矫正中的应用软件。历经一年半的时间,团队共开发了五代视力矫正软件并在目雨亮瞳旗舰店及直营店进行矫正效果大数据采集。据介绍,该软件在今年9月已经正式投入使用。

王爱民说,该软件内置了六款游戏,每款游戏都能促进孩子眼睫状肌和眼球的锻炼,帮助孩子快速回复和改善视力水平。同时,利用VR技术的娱乐性,也能让孩子迅速喜欢上这样的训练方式,一改过去枯燥、乏味的训练模式也是王爱民在国内护眼事业方面的一大创新。他强调,时至今日,如何利用数字化、信息化、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高新技术推动护眼事业的进一步创新发展才是所有护眼人士需要妥善考虑的问题。

观点:视力保健行业正在进入4.0时代

当今社会已进入了工业4.0时代,以智能化、信息化、数字化为导向的健康产业也逐步迈入了4.0的大门。对于健康产业中处在前沿位置的视力保健行业而言,进入4.0时代已成为了不可逆的发展趋势。

王爱民说,所谓视力保健行业的4.0时代,就是指在该行业将会出现越来越多利用“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方式进行创新性发展的企业,这些企业将一改过去传统的产品创新模式,“AI”、“大数据”、“云计算”、“VR技术”……将越来越多地与现实产品相结合,一批智能化的视力保健器械将逐渐在市场上出现。

正如王爱民所说,近两年来,在视力保健行业,利用“大数据”等高新技术发展新型视力保健器械的企业不在少数。视力保健行业4.0时代已经全面到来。

王爱民说,在今年内,他们会在安徽省内完成20家门店的投放,并在北京成立8家直营店,两年内全国布店500家以上,坚持用“大数据”和VR技术打开国内市场的大门。未来,他将一如既往的进行科研创新,在模式和系统上推动国内护眼事业迈向更高的阶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