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行医路上的修道者——记信息气功针刺名家仓春瑞医师

2018-03-05 10:00:23 丨 文章来源:今日中国杂志

了解仓春瑞医生,从打开他的微博简介开始。“习武弄墨数十载,兼修儒释道几春秋。更悬壶至今,研岐黄之术未辍。”我不知从何落笔去描述这位医者,因为他拥有太多的标签——中医,西医,武术家,诗人,气功师⋯⋯但是这些标签又不能将他完整的描述清楚。我一时词穷,暂且用“全才” 两字代替我对仓春瑞医生的第一印象。

更为戏剧性的是,《今日中国》早在2003年就与仓医生“结缘”。在第九期“中医养生”栏目,就刊登过对他的采访文章《无法而法,乃为至法》。

进而我又知道了,1995年9月《特艺世界》“在象征21世纪,高二米一的‘世纪宝鼎’以‘国家名义’,在庆贺联合国成立50周年的世界首脑大会上,由我国领导人赠送给联合国,安放在联合国总部大厦前”的事件专辑里,仓医生就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以《中西贯通成良医》一文而介绍给全世界。

他被各种杂志、书籍、画报、网络所宣传过。但现在他却隐居在上海的某间小屋里过着别人称之为的“隐居生活”。

 

 

仓春瑞

 

与仓春瑞医生数小时的交谈,打开了我的视野。说到疾病,他会不断地从中医、西医两个角度进行解释。用中医治病时,他针灸、汤药、推拿、气功无所不尽其用;他又是传统文化的坚持者:自幼习武,查拳、少林、螳螂,太极无不精通。翻开他的诗集,诗词歌赋无不涉猎。微博札记,儒、释、道无不翻阅。

仓医生又打开了他在优酷视频中的武术视频,让我更为赞叹⋯⋯他的太极拳如行云流水,柔中带刚,连绵不断。他的螳螂拳,迅猛有力,势如破竹 , 辗转腾挪一气呵成。他与许多佛、道高德结缘。在他身上,我看到了这些标签的广度,又看到了深度。我问仓医生, 您是如何能掌握那么多知识的,又把这么多知识学精的? 他说了三个字: 专, 勤,悟。

 

文武双全专为本

仓春瑞医生对我说,这些是我的“专业”,我一直对中国文化是坚信的,也是践行者。我一生就坚持做了这几件事。

刚改革开放时满大街的赚钱机会,面对各种诱惑,我唯独坚持做自己喜爱的事。从小练习武术,小时候一起学拳的同伴可能除了我都没有坚持下来。他又说,我每天生活特别简单,练功,治病,看书,写诗。我就坚持这几件事,一天不落下,终把“铁杵磨成针”。

仓春瑞医生8岁时拜一位回族师傅学习“查拳”。小小年纪在六、七平方米大的地上,苦练跌、打、滚、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不懈怠。用他自己的话说,“常常为了练好师傅教授的一招一式,弄得头破血流,血迹斑斑。”

后来,他又学习了“十路弹(谭)腿”、“少林拳”、“七星螳螂拳”、“太极拳推手”、“宫氏气功太极”等。这一练,就是50多年。现在他依然坚持着每天半天的练功时间。

当我翻看仓医生的微博时,我发现他每天都有诗词和札记。我问仓医生,如何能够做到每天都坚持? 他说,要么不做,做了就要坚持到底。这已经是一种生活习惯了。现在每天都有网友等待他的诗词。每天的札记有些是医案,有些是读书笔记,有些是感悟,他都坚持每天记录下来。

每个周末,都有许多徒弟、学生和仓医生学太极拳和中医针、推。他经常对徒弟、学生们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要想学东西,就只能坚持,没有捷径。”

 

仓春瑞医生(右)和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高澄道长合影


中西贯通勤为径

在仓春瑞医生家中可以看到大量的中、西医书。他说读书可从中吸取养料,获得灵感,可与智者对话,可发现问题,可学习经验。不仅能让一个人变得更加专业和专注,还能让一个人打开眼界和心胸,看到和懂得更多生活以外的事。所以仓医生每天除了练功,治病之外,就是看书。

在仓医生学医时,拜师于上海名医宫国祥医生门下,系统学习“宫氏太极拳”和“宫氏信息针刺疗法”。后又考进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医疗系学习西医。一边跟随名师学习传统中医绝技,一边在大学系统学习西医知识。因此,仓医生集中西医医理于一体,同时在实践中不断将二者进行融会贯通,并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医疗方法。

在大量临床实践中,他还掌握了一套望诊和触诊绝技。往往只要凝神一瞥,便能道出其病症之所在。有时,他会在患者身上稍加触摸,即可探测出疾病之深浅。

两年前练功时,一位老先生经熟人介绍来拜访仓医生。见面后仓医生直接告诉这位先生,他的肾有问题。老先生不信,坚持说自己身体非常好。数月后,这位老先生再次来访并告知,前几个月的那次见面三日后去体检,查出肾脏有恶性肿瘤,后手术。他对仓医生的望诊赞叹不已,坚持没有做放化疗,希望拜师练功。他现在跟仓医生练功,每天可以站桩2小时。

仓春瑞医生说中医通过“望闻问切”,西医用“视触扣听”来诊断疾病。其中“望”“视”皆是用医生的双眼“看”到患者的病症之所在。而之所以在这方面有独到之处,就是他多年来的临床经验的积累,再探索、实践的结果。

他说,没有扎实的中医、西医的基本功,就不能把中西医融会贯通。中医学又是东方人哲学智慧与实践活动的产物。它需要医生不断地学习,实践于医疗活动中。所谓“神农尝百草。”

“我之所以能有点成就,就是因为我从我师父及前辈的医疗实践活动中受到启发教育,我给别人扎的每一个穴位,我都首先在自己的身上试扎过。”他表示。

仓医生用针刺治疗的疾病,远远超过“世界卫生组织”所说的40多种疾病。他被一些病人称作“送子观音”,“药师佛”。他把许多患者从手术台上拉下来。他曾用针刺治愈了一则“类桑兰”似的颈椎外伤性高位截瘫,行将手术的患者。

除了严格要求自己,仓医生也坚持让徒弟和学生们苦练基本功。除了给徒弟和学生们上理论基础课外,也要求他们每天要练拳,练习推拿,练习在自己身上扎针或互相扎针,互相体会对方针刺的感受。他对徒弟和学生们说:“只有自己亲身体会过针感,才能寻找到新穴位及最佳针刺角度和最佳针刺强度。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针灸医生必须具备的素质。” 有时候,仓医生甚至会“献身”让徒弟和学生们扎自己,告诉学生们针下的反馈,以此帮助他们进步。

他还告诉学生,如果下决心做医生了,就一定要吃得起苦。他说,医生没有节假日,也没有下班一说。而他自己常常一天要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年三十晚上还有急诊病人上门。夜里,被紧急求医的病人从刚焐热的被窝里“薅”出来也是常有的事。


内外兼修悟为用

仓春瑞医师在武术中,少林,螳螂,太极,摔跤,推手皆精通。作为一个医者,又把西医、中医、针灸、汤药、推拿、气功做到了融会贯通。他告诉我,传统文化讲的是悟,而这也正是它最难的地方。只有下了功夫,通过大量的临床实践,才有可能达到心会的境界。光知道穴位、药名是治不好病的,就像写文章,只识字是写不出好文章的。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没有相同的病人,一切都要在临床中才能施以最佳的治疗方法。这个要靠自己悟了。

在大量的医疗临床实践中,他创新出了许多新针刺手法,从而降低了针刺的某些特定穴位的危险性,同时也提高了治疗的疗效。如肩井穴,他采取“拿捏斜上法”,即避免了刺伤肺,又不影响疗效;对运动系统病,他从古法“摩骨针”中衍化出“贴骨刺”。另外,受师伯赵天才“闪电穴”的启发,他还找出了许多新的治疗穴位。而为了寻找这些新的穴位,仓春瑞经常以身试针。

仓医生在继承传统中又发展创新了他的“气功信息快针刺法”,以无痛、不留针、疗效好,在患者及同行中“口碑相传”。

仓医生不拘泥于古法。他说,坚持继承也要扬弃,更要创新。在练习50年的武术的功法中,吸收柔和了各路拳法与功法,发展了现在的“宫氏气功太极”。形成了自己特色的“气功太极”,并在全国首届、第二届中医春晚舞台上展示表演。

现代的疾病谱在变化,治疗方法当然也要随着变化。东山一位因脑溢血、脑积液而濒临死亡的患者,仓医生用汤药让其“起死回生”。这在当地传为佳话。

仓医生告诉他的学生,临床、阅读、思考再临床、阅读、思考。这个中间思考就是悟的过程。他每天的札记,每天的诗词就是记录自己思考的结果。

“以病为师,以病人为师”是他经常对学生说的话,“不要害怕生病,要学会思考、学习这些疾病。 ”

采访将近尾声,针对现在社会上最关注的几个问题,我询求了仓春瑞医生的看法。

 

今日中国: 现在有很多反对中医的声音。而您可以说既是中医又是西医,请问您是如何看待中医和西医的治疗的?

仓春瑞:我坚持只要对病人好,疗效好,选择西医、中医都可以。现代医学不能看好所有的病,古老的气功、传统的中医同样也不可能包治百病;中医中也分气、针、灸、推、中药,这只是医生治疗的不同手段, 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只要能治好病,我不必拘泥于任何形式上的、“名相”上的东西。我特别推崇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我认为世事万物皆在变化之中,既不可拘泥于某一种医术,也不可拘泥于传统技法中某一种技法。一切以治好病为目的,能治好病的技法才是最好的技法。对一种功法或医术作用的无限夸大,都必然走向荒谬。

 

今日中国: 现在人人都讲养生,感觉人人都在养生。仓医生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至少10岁, 请问您是如何养生的?

仓春瑞: 现在人养生太过跟风,媒体上说这个食物不好,就都不吃,说那个食物好,就拼命吃。而我对养生的建议是: “平衡”。

其实人体有许多疾病都是因人体功能的“过用”,超过了正常人体所能承受之“重”,而走向反面的。所谓“物极必反”。要想保持人体的健康,我们一定要在日常生活、饮食、工作、学习、娱乐等诸多方面都要掌握住一个“适度”。

古人云:“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这里都用了一个“久”字,意即“过用”。由此可知为什么现在有许多疾病都变得年轻化,例如颈椎病,腰椎病,甚至可以发生在学龄前。

有些人,平时不活动,一时间高强度的运动,就会使人体失衡,阴阳不和,也容易产生疾病。由此,我们应该知道,我们的养生,我们的健康,要顺乎自然。“中庸”是保持人体健康的重要原则。

 

今日中国: 由于中医现在大规模的开放,学医已成为一股“风潮”。您作为临床第一线的医生,也作为一位师父、老师,您可以对现在年轻人学医提出几点建议吗?

仓春瑞:我非常欣喜的看到如此多的年轻人现在开始学习中医,学习传统文化,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运”到了。除了学习中医的理论知识,还要吸收更多的知识——儒、释、道、哲学这些都要涉猎。开阔自己的视野。也不要拘泥于一针,一术,要用广阔的胸怀去学习中医还有西医的知识。

我一直对我的徒弟和学生说:“我是站在我师父的肩膀上成长起来的,我希望你们能站在我的肩膀上超越我。”

短短数小时的采访,让我在仓春瑞医生的身上看到了医者的坚持,武者的坚韧,修行者的智慧。他说,中医不仅是一个职业,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行医的过程也是修行的过程。采访前“全才”一词是我对仓医生的第一印像, 采访后我看到的更是一位以弘扬中医和传统文化为使命的“修道者”。

最后,我想以仓春瑞医生的诗词作为结尾。

四月的嫣红唐风,不会有宋雨落花疏离的凄婉!

缠绵的虞美人,胜过樱花的季节。

柳浪闻莺的岸边,微澜如许。

绮梦几度兮,风懂了花意。



 文|郭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