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王晓晔:让孩子拥有一个明亮的明天

2018-03-05 11:50:10 丨 文章来源:今日中国杂志


文|陈贺迎

 

【编者按】 当我们“心灵的窗口”再也无法看清字句、分清白天和黑夜,我们该如何与这个鲜艳的世界沟通?来自北京的王晓晔为了近视的女儿远赴青岛,拜访国家高级视光师臧家良先生,并将其发明的“看看做习法”带回北京,传向全国,为无数视力健康受影响的孩子带来了一个“清晰的明天”。

 

截至2017年10月,《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已发布一周年,随着健康中国建设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国民健康受到了全方位的、前所未有的重视。在健康中国建设的蓝图里,视力健康是这一蓝图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视力健康受关注的群体中青少年又是重中之重。来自北京的王晓晔为了近视的女儿远赴青岛,拜访国家高级视光师臧家良,并将其技术——看看做习法带回北京,传向全国,为无数具有近视、弱视、散光等视力问题的孩子重新点亮了灿烂人生。

 

王晓晔


世界攻关

相关数据显示,中国青少年近视发病情况正在逐年恶化,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发病率都超过了70%,并在逐年增加,青少年近视发病率已经高居世界第一位。如果没有政策或相应的防治措施进行干预,预计到2020年,我国近视患病人口有可能高达7亿人,患有高度近视的人口将达到5000万左右。这对我国航空航天、精密制造、军事等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符合视力要求的劳动力可能将面临较大缺口。此外,视力问题严重者还会给社会造成一定的负担。

而视觉健康隐患也是目前世界许多国家所面临的一大难题。为解决这一难题,目前世界上有多个科研机构相继探索出了多种解决视力问题的顶尖技术和设备。

近年来,我国在各行各业的科研领域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眼科领域科研工作者们也紧跟世界的步伐。

2017年5月,我国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推出“眼科人工智能诊疗”系统。据了解,进入该系统就诊的患者,除接受常规诊疗外,其检查数据可即时同步到CC-Cruiser云平台,同时享受由人工智能机器人提供的“专家级”诊疗。这为我国眼科疾病治疗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2017年7月,微软设计的一款能够识别人物的手机应用程序登陆市场。据了解,该程序旨在让用户利用手机的摄像头,识别镜头另一端的人或物,既能够帮助使用者识别对方的身份,也能对陌生人进行基本的描述,判定性别、穿着、动作、状态,甚至是对方的表情和心情。同时,该程序的功能包括识别地名、门牌号和其他物品。

加拿大一家科技公司为视力障碍者设计了一款眼镜,它装载有高速摄影机,可将采集到的影像清晰快速地传送到特制的屏幕,同时内置编译系统,让使用者在佩戴时根据自身需求控制色彩、焦距、亮度,甚至可以将显映的图像放大和平移。

瑞士一家公司设计了一款可以帮助盲人“看东西”的可穿戴产品。该产品由一个骨传导耳机和两个高清摄像头组成,运用机器学习和计算机视觉技术,可以把摄像头拍下的物体分析识别后,变成语音告诉盲人。据了解,目前该产品已可以朗读杂志,辨认物体以及识别对面的人脸和障碍物。预计还将提供场景描述功能,帮助盲人正常生活。

当前世界上许多国家均开始在视觉识别技术领域进行探索攻坚,这给我们带来了更多对未来的畅想,同时也为视觉障碍的人群解决了生活中的无数难题。各大科技公司开始注重对弱视群体的人文关怀,高新技术所创造的“魔法”将让眼前昏暗的他们多一点安心与惬意,能够过上更加便利、可靠的生活。

但如果有一种技术能从源头上对视力进行矫正,那对于视力受损的人来说,他们将能重新自然地、与常人一样感受大自然的五颜六色和这个世界的多姿多彩。

 

为矫正女儿视力远赴青岛

王晓晔女士目前是一位十岁女孩的母亲,也是一位“看看做习法”的推广者。

国际眼科学院院士王宁利说,“除了丧失生命,没有比丧失视力更可怕的事情”。由于自己本身近视,深知近视会给生活和工作带来极大的影响,因此,王晓晔一直格外关注女儿的视力健康。她介绍,“在孩子四年级之前我给她报课外培训班都是篮球、足球、轮滑等,每周也都会带女儿去登山,尽量多地接触大自然,寒暑假也把更多的时间花在陪女儿玩上,让孩子尽量多地避免接触电子产品及长时间看书。”为了时刻检测孩子的视力,她甚至带孩子走在路上都会针对性地问孩子能不能看清楚某个路标或一些建筑物上的标识等。

王晓晔尽管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呵护孩子的视力健康,但最终女儿的眼睛还是没有逃脱近视的魔爪。2016年学校组织的一次体检,测出其女儿的双眼近视有些严重,双眼视力分别为4.5和4.6。学校当即通知家长带孩子去做相关检查。这对爱女心切的王晓晔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打击,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关注女儿,也时常为此而懊恼。2016年儿童节前夕,王晓晔带着女儿到北大国际医院找了一位眼科专家做相关检查,检测结果显示,两只眼睛近视度数分别为200度和225度。

孩子的视力健康出现问题得到了确认,心急如焚的王晓晔急于找到相应的解决办法对女儿的视力进行矫正。当时,负责检查的这位专家建议她尝试用OK镜进行矫正。她把专家的建议告诉了同是医生的丈夫,丈夫通过咨询其眼科同学觉得OK镜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于是不得不放弃这个方法,给女儿配了眼镜。

目前,市场上的“OK镜”实际上就是角膜塑形镜,其采用透气性硬质角膜接触镜材料制作而成。它是一种几何形状与人眼角膜前表面形态相逆的特殊硬质接触镜,采用不同配戴方式戴在眼睛表面后会产生轻微压迫,缓慢地改变角膜形状,促使角膜中央光学区变平坦,从而降低近视度数和散光度数,有效矫治近视并控制其快速发展。但使用不当会造成多种眼科并发症发生,适得其反。

半年后,王晓晔再次带着女儿去检查视力时发现女儿的近视度数几近让她崩溃。仅过半年,女儿双眼的近视度数已经达到300度和325度,视力从4.6下降到了4.2。由于孩子的身体在生长,其眼球也在生长,这就导致随着孩子的身体不断生长,近视度数也会不断增加。她说,照这个速度,半年增长一百度,10年后孩子可能将高度近视到连做手术的机会都没有。

平时王晓晔喜欢在朋友圈分享生活中发生的点点滴滴,因此,女儿戴眼镜的照片也被她发到了朋友圈里。没想到朋友圈里的朋友看到其女儿戴上了眼镜,问其缘由后给她推荐了远在青岛的臧家良老师。朋友告之,这位臧老师能通过特殊的训练方式让视力得到有效恢复和控制。听到这个消息,身为医生的丈夫和曾经从事过医疗工作的自己简直不敢相信。她说:“作为医生,在我们的认识里,目前世界上能有效解决近视问题的只有两种方法,一是手术、一是OK镜,但手术需要成年后才可以做”。

王晓晔和丈夫将信将疑地联系到了臧老师,通过电话沟通确认安全后,他们一家人于2017年年初驾车远赴青岛,拜访臧家良先生。

 

加盟店负责人合影


将“看看做习法”带回北京

臧家良出生于眼科世家,自幼耳濡目染,对视光学钟爱有加,也是这一领域的探索先锋。其主要研究方向是眼屈光和视光学临床应用,截至目前,他从事眼视光科研事业已有三十余载,年轻时的他曾跟随美国高级验配师亨得利学习多年,成为亨得利的传人。他研创的“看看做习法”是一种自然视觉生理康复技术,目前已有几千人受益于这项技术。

王晓晔一家人到青岛当天,臧老师就对她女儿的眼睛进行了专业训练。她介绍,当时臧老师将女儿带到训练室进行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的训练。训练之前她们对女儿的视力进行测试,两只眼睛大概都在0.25左右,训练结束后再测试时视力提升到了0.6。这个结果震惊了王晓晔和她的丈夫。

由于这种视力训练方法需要一定的时间,王晓晔和丈夫陪着女儿留在青岛做了5天的视力训练。临离开青岛前,她向臧老师抛出了最为担心的一个问题,由于近视度数增长和身体生长是成正比的,未来女儿的近视度数还会随着身体的生长再增高,于是她问臧老师:“以后女儿的近视度数再增长怎么办?”臧老师告之,必须坚持视力训练,才能有效控制屈光度的增长速度,并可以保证裸眼视力;外地患者也可以在家做远程训练,也可以保证效果。

王晓晔觉得远程训练还是不如现场训练效果好,但考虑到路途遥远,加之每次训练都需要停留一定的时间,不仅耽误孩子的学习,也会影响家长的工作。王晓晔想,如果能把这项技术买回去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并且身边的朋友也可以受益。于是,她向臧老师提出加盟的请求,准备将这项技术带回北京。王晓晔介绍,“在我加盟之前,这项技术在中国的推广较少,只有少数几个省有几家门店,没想到臧医生很爽快就答应了我加盟的请求”。

就这样,王晓晔将“看看做习法”带回北京。2017年2月初,北京第一家加盟店——“北京看看视力矫正中心”在西三旗上奥世纪中心正式开业。

她说:“我把这项技术带回北京首先是为了我的女儿,其次也希望能给更多的孩子一个恢复视力的机会,让他们拥有一个明亮的明天”。

 

“北京看看”视力矫正中心免费为希望小学筛查视力并发放礼物


“看看做习法”来之不易

王晓晔介绍,所谓近视是指在调节放松的状态下,平行光线经眼球屈光系统后聚焦在视网膜之前,称为近视。但在当下的中国,人们严重低估了视觉健康隐患的危害,青少年近视发病率已经高居世界第一位。

而视力隐患对青少年个人和社会的危害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拖累孩子学习。视力不健康产生的视物模糊、眼睛干涩酸痛、精神难以集中以及情绪烦躁甚至头晕等现象,会严重影响孩子的学习和生活。其次,视力隐患会影响孩子的人生职业规划。目前已有多个专业报考受限,比如电子信息、生物工程、医学制药、飞行、航海技术等多个专业,都对考生的视力提出了明确的限制条件,每年都有大批考生因为视力不合格被限报专业拒之门外。再次是近视会遗传影响下一代。近视在发生和发展过程中,遗传因素起重要作用,如果父母高度近视,子女近视的几率就非常大。假如没有有效的政策干预,没有科学的防治措施对青少年视力健康进行矫治,在如此大规模的青少年近视环境下,将来无论是个人生活还是社会发展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在此背景下,“看看做习法”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目前中国青少年的视力健康现状。而这一项技术也来之不易,上古有神农尝百草,为百姓寻找解除疾病的药方,明代李时珍以身试药,写就了《本草纲目》。据了解,臧家良为了找到矫治近视的方法,曾让自己的眼睛近视,然后亲身试验,找到解决近视等一系列眼科症状的矫治方法,并研创出了一套矫正视力的精密光学计算方法,以针对每个孩子不同情况使用不同方案加以矫正。

王晓晔说,“看看做习法”技术就是通过臧老师自行研制的特殊镜片观看物体来实现对眼球的调节,让视力得到有效恢复。这项技术是以专业的眼视光学、生理学、物理学、行为学等学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而创新发展的一项新技术,是一种科学方便、简单有效的视力矫治方法,可以快速解决屈光不正等多种视力障碍。臧老师目前已经创造发明出了7项视力矫治器具及技术。他所发明的设备及技术对近视、远视、散光、弱视、低视力、盲目、内外斜视、间歇性斜视、眼球震颤、无晶体眼等常见视力问题都有良好的矫治效果。

王晓晔表示,“看看做习法”对视力恢复快、疗效佳,可在短期内见效,对于轻度近视患者甚至有望摘掉眼镜。此套技术不手术、不打针、不吃药、不点眼药、不按摩、不针灸、不破坏角膜、不干预眼角膜的发育,甚至不接触眼球,安全系数高。同时,孩子还可以在看电视、玩电脑、看手机、读书学习等时间佩戴专用设备进行视力矫治,既方便快捷,又不影响正常的学习与生活。目前,这一技术针对青少年的视力恢复效果较为明显,对于成年人来说,因为视轴已固定,矫治起来有一定难度,但可以实现有效控制近视度数增长。

王晓晔对“看看做习法”技术非常有信心。她说:“只要坚持按时训练,基本上都能得到有效矫治,臧老师在全国做了几千例,仅四川省就有1000多例,我目前也做了100多例,其中年龄在11岁至15岁之间,视力200度以下的,通过矫治后基本可达到1.0以上,视力400度以下的基本可达0.8以上;15岁以上的青少年能基本维持原有屈光度不变;6岁至10岁之间的孩子能将视力增长度数控制到较低的数值”。她非常欣慰地表示,其中有个800度的17岁高中生,通过坚持训练后,视力达到了1.5

 

反响良好

随着王晓晔将“看看做习法”带到北京,这项技术也得到快速推广。王晓晔介绍,“现在全国大概有七八十家加盟店都在用‘看看做习法’技术为近视以及其他视力受影响的青少年进行视力恢复。我在北京开了第一家‘北京看看’门店以后,由于效果明显和需求量大,很快就有人前来要求加盟,现在全国几乎每周都有一到两家加盟店开业,北京目前也有将近十家从我这里加盟,目前分布在海淀、西城、昌平、大兴、望京、石景山、通州、丰台等地”。

北京看看视力恢复中心自2017225日成立以来,已经为上百名各类型近视、远视、弱视的患者有效矫治了双眼裸眼视力。其中来自昌平南口的小刘同学,先天性白内障术后,裸眼视力一米处只有模糊的影像,戴镜矫正视力只能达到0.2。据了解,小刘曾辗转于各大眼科医院皆没有找到任何有效的解决办法,日常的生活主要靠听来辨别事物,来到北京看看视力恢复中心,并通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其裸眼视力从原来的只能看清5米以内的物体上升到0.4,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王晓晔介绍,“还有一位小女孩,娴静、细致、善解人意,但其双眼高度近视。训练的时候她也很认真,可是前3周效果并不好,勉强维持在0.8,还不能完全摘掉眼镜,对此,我们专门为她设定了一套训练方法,经过一个半月的训练后,小女孩终于可以摘掉眼镜了,检测结果双眼皆为1.2”。

另有一名4岁男孩,远视性弱视加散光950度,医院诊断结果是小儿弱视,除了配戴眼镜没有别的办法,即使是佩戴眼镜视力也只能看到0.3。为了儿子的眼睛,其母亲带着儿子跑遍了各大医院,都没有找到好的治疗办法。看着每天戴着厚厚眼镜片的儿子,做母亲的不知多少次流下伤心的泪。 “北京看看”开业不久,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前来咨询,想碰碰运气。王晓晔介绍,当时毕竟是刚开业,而且又是这么高的度数,加之孩子小不知配合程度怎么样,说实在的,我们心里也没有底,但为了孩子我们决定试一试,并专门为他制定了每周23次的训练方案。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3个月的训练,小男孩的双眼裸视从0.1达到了1.0,能清楚地看见眼前的东西了。

还有一位姓张的小学霸双眼屈光度600-700,双眼裸眼视力5米以内不到0.1。来到“北京看看”后她每周末训练两次,3周后双眼裸眼视力已稳定在0.8,摘掉眼镜能正常地生活和学习,视力的恢复使她重新找回快乐的童年。


“北京看看”视力矫正中心定期组织适龄儿童参加沙龙活动


在寻求“光明之路”上砥砺奋进

20178月,臧家良应邀来到王晓晔的“北京看看视力矫正中心”总部授课,当他看到一批批孩子通过自己的技术矫治后视力得到了有效恢复,非常欣慰。授课现场,他不仅为孩子们检查视力,还时刻叮嘱孩子和家长注意事项。其中一位经过二次眼部手术不见好转,而通过“北京看看”矫治训练视力明显恢复的同学,一定要亲手给臧爷爷倒上一杯热茶,不仅因为他看到臧爷爷连续几个小时滴水未进,更是因为臧爷爷的技术给他带来了一个更为清晰的世界。

如今,在“光明”之路上奔波了近四十载的臧家良在眼科诊疗上可谓硕果累累。目前的他,经验丰富,技术独到,对近视、远视、散光、弱视、低视力、盲目、内外斜视、间歇性斜视、眼球震颤、无晶体眼等常见视力问题都有其独有的解决办法,并且皆能取得良好的效果。臧家良凭着一颗匠人之心深耕于视光学界,创新探索视力矫治技术,取得出色成果,多次得到市政府有关部门表彰,多次荣获多项殊荣。

“点滴力量汇聚在一起就能铸就崇高,未来,我依然会不忘初心,创新发展,传递厚爱”,臧家良说。王晓晔被臧家良的这句话所感动了,她说,目前她要做的就是竭尽全力把臧老师这项技术推广出去,为百姓造福。

王晓晔介绍,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以及人民群众对眼健康需求的不断提高,我国眼病防治工作依然任务艰巨。我国仍然是世界上盲和视觉损伤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年龄相关性眼病患病率提高,青少年屈光不正等问题日益突出;眼科医疗资源总量不足、质量不高、分布不均的问题依然存在,基层眼保健工作仍需加强,群众爱眼护眼的健康生活理念还需继续强化。

对此,王晓晔带领团队走出了传播视力健康知识,提升国民视力保护意识的第一步。

201797日,为响应学校“家长走进课堂”的活动,增强学生爱眼护眼意识,普及科学用眼知识,宣传保护眼睛的重要性,由北京看看视力矫正中心主办的“睛彩人生,从现在做起”的科普知识讲座走进了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学校。

王晓晔说,现在是读屏时代,约有66.6%的孩子从4岁开始就接触电子产品,每天玩电脑或手机的时间超过1.5小时,而从电脑、iPadiPhoneLED显示屏上发散出来的“蓝光”会导致孩子视力快速下降。高能蓝光的损害作用是一个连锁反应,会对眼睛造成不可逆的危害,目前“眼镜孩子”已经比比皆是。所以,对于这种公益活动,我们“北京看看”会持续不断地做下去,不仅强化学生本身爱护眼睛的意识,还要引导家长共同维护孩子的眼睛健康,给孩子一个光明快乐的童年。

采访结束时,王晓晔表示,“北京看看”会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青少年的眼睛,在寻求光明的道路上不忘初心,砥砺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