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王长松:拳拳赤子心,幽幽中医情

2017-12-20 15:38:27 丨 文章来源:今日中国杂志

“中医是一种讲究协调的学问,强调各方面因素的协调:内在五脏六腑的协调,外在人际关系的协调,以及人和自然的协调。不协调就会出现各种病症。中医不仅仅是一门医术,更是一门人生哲学。”在王长松博士的认识里,中医是这样的。

王长松,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主任医师,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中医科主任。目前,他还担任着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肿瘤经方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江苏省中医药学会理事,老年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睡眠研究会会员等职务。


 

师承名家

王长松出生于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二十岁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从事中医事业。1981年,初中毕业的他被录取到河南省信阳林业学校,学习经济林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南省栾川县老君山林场,成了一名林业技术人员。

那时,他十九岁,生活在大山深处,畅游在森林的海洋,倾听着不同音色的鸟鸣,偶遇着各种类型的野生动物。除了几个同事,再无他人。他所在的林区离最近的镇子也有40多里路。王长松说,“现在想来,那真是一片净土。清新的空气,甘甜的溪水,连翘、柴胡、苍术、天冬、菖蒲、大黄,各种草药随处可见。可惜那时还不懂中医,只觉得山林秀丽却也倍感寂寞。偶尔也会感慨,也许自己的一生就以森林为伴了。”

但是,暂时的困境并未使他放弃理想——考上大学,走出大山。

1987年,王长松请假到县中复习了三个月,参加高考。由于学习不系统,复习时间短,高考成绩未达本科线。后来以定向培养的方式被录取到了河南中医学院,至此与中医结缘。

大学毕业后,王长松考到陕西中医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工作两年之后,王长松又来到南京中医药大学,跟师于国医大师周仲瑛教授,攻读中医内科博士学位。

 

胃病和失眠,不忘虚和寒

中医是一门实践医学,仅凭理论学习是无法在临床上治病救人的。王长松从本科到博士,其间不但没有脱离实践,相反,他在学医之初就开始行医治病。

早在河南中医学院读大学三年级时,他就利用假期给乡村邻里看病,开了不少药方。这更促进了他对中医钻研的热情。王长松说,“有几个病例,对我的中医生涯有着深远的影响。”

此后,每逢寒暑假王长松都返乡应诊。方圆十里百姓口耳相传,求诊者络绎不绝。

读研究生时,王长松已积累了丰富的诊治经验。期间,又遇到一位让他感触至深的病例。这是一位当时已有四十多岁的女性,严重失眠20多年,求医无数,疗效不佳。但有一次她吃了狗肉,竟睡了一个好觉。王长松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再三确认之后,仔细察舌按脉,毅然摆脱教科书的束缚,开出了一张扶阳安神的处方——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让患者失眠症得到了有效控制。

这个病例激发了王长松长达十几年的思考与探索。他在临床上发现,许多失眠患者都伴有不同程度的虚寒征象,如全身怕冷、手脚冰凉、胃脘部冷而喜暖、舌头淡而白、脉象沉而细、大便不成形等等,有的病人还会梦见自己在冰天雪地里赤身裸体。这属于典型的阳虚寒证。通过数百例病案的观察总结,王长松基本摸清了虚寒型失眠的诊治规律。以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和四逆加龙骨牡蛎汤为主方加减治疗,能使许多此类患者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失眠的困扰。

胃病也是王长松善于治疗的病种。谈及治疗胃病的绝招,他采用的仍然是扶阳祛寒。

通过多年的实践和探索,王长松总结出了一套“扶阳祛虚寒”的诊疗思路。他擅长辨治虚寒证和虚寒体质,除了失眠和胃病,他对肿瘤、眩晕、头痛、痤疮、痛经、过敏性鼻炎以及亚健康状态的调治皆有丰富的经验。在他看诊的病人中,虚寒者占到50%左右。他归纳了导致虚寒的主要因素,其一是先天的,比如早产儿,或者母亲怀孕期间体质不好,生下来就偏于虚寒;其二是后天的生活习惯所致,如过度熬夜、吃生冷食物,或者贪凉都会造成阳气的亏虚。此外,过度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也都会消耗阳气。其三,重病大病之后,阳气受损。有些疾病特别伤阳耗阳,如中风、冠心病、肿瘤、慢性腹泻等。其四是用药不当。滥用抗生素、过度静脉点滴、误用清热解毒中药,也会造成体内阴寒而阳虚。

 



中医带给我自信

扶阳祛虚寒”诊疗思路是王长松多年来付出的心血凝结成的成果。他说,“医术至不易,不慕时尚,勿甘小就。实践中医,传承中医,止于至善,就是我的人生追求。”

为此,王长松撰写了《寻找疾病的根源》、《微博中医之江南医者》和《无寒一身轻》等三部科普著作,用文字将自己的中医诊治特色和健康知识传达给需要的人。此外,为了传承和发展中医,他曾主持或参加多项部省校院级课题;发表论文30余篇,编写论著10余部;在教育部爱课程网开设了中国大学MOOC课——“传统文化与中医养生”,以传承弘扬中医药文化。

凭借其对中医发展的卓越贡献,王长松曾获得江苏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江苏中医药科学技术奖一项。

对王长松而言,中医不仅是一种治病救人的手段,也是一种人生智慧。他说,“学了中医以后,我有一种非常充实的感觉。我学会用中医的观念看待人生。淡薄名利,从容自然,潜心钻研,认真看好每一个病人。中医教给我的是平衡,中医是可以寄托一辈子的学问。”

生活中的王长松爱好广泛,他尤其喜欢音乐。他说,“看到乐器我就想动手,弹吉他,吹笛子,拉手风琴,自得其乐。我一有空闲就唱歌,甚至走路时、候车候机时,我都会唱歌。”

如今,王长松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说,“到了这个年纪,很多中专的同学都开始退休了,而我的中医之路则刚起步,还在泰山脚下。我的导师周仲瑛教授八十多岁了,每周还看三次门诊。他是我的榜样,只要我还能动,我就要继续为病人服务。”

(郭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