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单志刚:开拓于现代特色急诊学前沿

2017-08-29 13:45:02 丨 文章来源:今日中国杂志


急诊科是医院中急危重病人最集中的、病种最多、抢救和管理任务最重的科室,是所有急诊病人入院治疗的必经之路。因此,急诊科可以说是医院总体工作的窗口,直接反映了医院的急救医疗、护理工作质量和人员素质水平。21世纪现代急诊医学科已发展为集急诊、急救与重症监护三位一体的大型的急救医疗技术中心和急诊医学科学研究中心,可以对急、危、重病人实行一站式无中转急救医疗服务,被誉为现代医学的标志和人类生命健康的守护神。陆军总医院263临床部急诊科主任单志刚副教授,从一名烧伤专家,到急诊领域带头人,成功地摸索出一套适用于现代社会的急诊科学。




(一)

单志刚生于1968年,毕业于南方医科大学(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先后在北京军区烧伤整形中心和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烧伤整形中心进修,擅长各种原因烧伤的治疗及烧伤后整形手术,治愈近千例烧伤整形患者。在急诊领域,单志刚更是声名远播,在担任陆军总医院263临床部急诊科主任的同时,还担任北京军区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全军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创伤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学救援协会青年科学家协会常委、中国医学救援协会急诊分会副会长等诸多兼职。

单志刚说,他走上医学这条路,完全是由于自身经历和家庭环境的影响。单志刚上小学时,有一次手上扎了一个刺儿,肿得很厉害,特别疼。但由于当时在农村家里孩子多,家长顾不过来,所以没有引起重视,整整肿了两天,后来手都已经痛疼难忍并出现发热。家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带着他到医院开了一刀,后来又吃点药,几天就好了。从那时起,还是一个孩子的单志刚就萌生了学医的念头。单志刚说,那时农村的医疗水平特别的落后,一个人患上阑尾炎就可能失去生命。这一幕幕的场景在单志刚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伴随着他一天天长大。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班里的一个同学吃东西吃坏了肚子,上吐下泻,感觉人都要不行了。当时单志刚就想,人的身体真是太复杂了,一个小小的不注意就会让人大病一场。当时他就立志学医。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时,得到了父亲的支持,并鼓励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于是,在填高考志愿的时候,单志刚所有的志愿都选择了医学,由于成绩突出,最终顺利走进了第一军医大学的校门。

初进军医大学学习,单志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艰难,但是,执着勤奋的他硬是坚持了下来,靠着这份过人的努力,他一步步由浅入深地走了进去,并学出了兴趣。

在创伤外科学习的几年里,单志刚把烧伤学得很深入。毕业后刚来到陆军总医院263临床部,就接连抢救好几个大面积烧伤的病人。多年下来,在他手中治愈的烧伤患者达到了上千例。前不久,一个十多年前大面积烧伤的患者来看望单志刚。来人说,当时单志刚不仅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知道他家里经济困难,还为他减免了一部分医药费,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单志刚教授,并给单志刚带来一只羊表示感谢,单志刚不好拒绝患者的这份盛情,于是买了价位相当的礼物回赠了回去。

烧伤不同于普通的外伤,它会对皮肤表面组织造成巨大的难以复原的破坏。有些烧伤病人虽然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但是容颜尽毁。因为疤痕挛缩使四肢颈部失去活动的功能。轻则使患者丧失自信,重则使患者失去生活的勇气。单志刚意识到这点后先后到南方医院、广州军区总医院整形美容科进修学习一年。他不断进行研究,把整形技术及早地运用到烧伤早期,把患者身体治愈的同时让患者的心里创伤降到最低。

单志刚始终记得一句老话:“年轻不惜力,年老不惜心。”所以他不断地刻苦钻研烧伤知识,在实践中,不怕苦不怕累,曾经因为治疗烧伤病人两个多月没回家。正是他的这份坚持,才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二)

2003年,一个突发事件,改变了单志刚的职业走向。单志刚在广州学习烧伤整形回来后,正好赶上了让整个国家都陷入恐慌的“非典”。当时医院医务处有人病了,人手不够,医院就把单志刚调过去帮忙。就是这个决定,让单志刚走进了急诊领域。单志刚说,“当时有一个老伯,我印象特别深,他一个人从民航医院走着来的,说发烧了。然后我们给他照了一个CT,发现老人家肺部有阴影,医院紧急对老人采取相应治疗措施,但还是没能留住老人的生命,老人家第三天就去世了。”这件事对单志刚的触动很大,他无法想象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么短的时间就没了,后来他就一直坚持留在医务处帮忙。非典从11月份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五月一号。这期间单志刚和他的同事们一共接了23位非典病人。他说,“当时我们一直在一线战斗,最后非典结束的时候所有医护人员无一感染,无一死亡,很不容易”。

非典过后,三十出头的单志刚被分到了急诊科任副主任。急诊科涉及了各个专业,挑战性比较大。时间短,病情重,病例资料少是急诊科的特点,特别考验医生的本事。当了副主任以后的单志刚就经常带领同事们对内科、外科、传染病等进行综合的研究。2009年单志走上科主任的位置后,为提高科内整体技术水平,采取了本院医生送出去(协和医院进修学习),把外院专家请进来的方法,来改善急诊科的医疗技术水平。除此之外他还提出,学术要做好,高峰论坛一定要开。正是他要求施行的这几项措施,使医院急诊科的技术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至于后来该院急诊科一直走在国内急诊领域的前沿。

单志刚说,急诊医生必须要在危急中发现问题,不能放过一点蛛丝马迹。有的病人症状比较典型,容易发现。有些病人症状比较模糊,很容易忽略,造成致命的漏洞。现在大多数的病症状都不典型,这种情况就要看医生的经验。

“有一次我接诊一个三十岁的女患者。来了之后她就跟我说,大夫,‘我今天中午吃了海鲜,过敏了,上吐下泻。’这种情况要是换到普通门诊,很可能就是给患者输完液就走了。来到我们这我发现病人脸色不好,血压也不正常。后来我先给她输上液,然后做检查,不到一个小时,发现病人面色苍白,血压一直在下降。我第一感觉就是这位患者不像是普通的吃东西过敏。我就问她,你肚子疼吗?她说不疼,随后又说摁着的时候有点疼。我说你做个超声吧,做完之后发现是宫外孕。打开腹腔发现出了1500毫升左右的血了。宫外孕破裂出血以后一直刺激胃肠道,跟吃东西没有关系,这种情况如果处理不及时,肯定是没命了。还有一次来了一个老伯,腰疼,而且还没有受外伤。我们急诊科对生命体征特别关注,血压、脉搏、体温这些都是我们观察的重点,只要有症状,就肯定有问题。当时我们给老人测了一下血压,发现血压不正常。然后赶紧给老人做了超声,结果发现老人脾破裂。老人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四天前在超市被小推车撞了一下,当时什么事都没有。其实当时撞完之后脾就发生了小出血,只是老人没有感觉到,后来越出越多,脾随之破裂。这种没什么明显症状,但是足以致命的病例,一年有好多起。急诊科的思维是降级式思维,先考虑重的,再考虑轻的。”单志刚说。



(三)

单志刚十分的关注大健康养老,他和他的同事们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往养老院跑。他说,“现在咱们国家的老龄化已经到来,到2020年,可能达到1.5亿老人。老人有的在家,有的被送进养老院。现在很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分身乏术,很难工作和照顾老人兼顾。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有一年春节,一个小伙子满头大汗地跑到医院,我看见了就问他怎么了,他说,‘我爸没在北京,我妈在这住院呢,我下班赶忙跑过来照顾她。’类似这个小伙子这样的情况我经常遇到。那些被送进养老院的老人,由于养老院医疗水平有限,老人比较多,管理不到位,所以万一身体出现大问题也很危险。现在我们每周去养老院两次,给老人检查身体,建立档案。对老人的病情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这样既节省了老人去医院的次数,也减轻了养老院的负担。下一步我们准备进社区为老人服务。现在我们一直在跟国务院老龄办联系,摸索思路,怎样才能让这些老年人晚年生活更幸福”。

在中国,医患关系是一直以来都难以解决的问题。单志刚说,医患矛盾主要是由于双方信任度不够,导致医生不该做的检查也让患者做,怕担责任。患者及其家属则总觉得医生治病没尽全力,或是故意让自己多花冤枉钱。那么,站在医生的角度如何改善医患关系,单志刚给出了自己的想法。1、医生护士尽量把自己的服务做好点,站在患者的角度多想想。2、早期处理一定要到位。3、交待病情的时候一定要交代清楚。单志刚说,手勤、腿勤、口勤、眼勤,是作为医护人员所必备的。能救的病人要以病人为主,其他的都是次要的。病人无力挽救的要以安抚家属为主。

单志刚坦言,如今我国的医疗体系还存在诸多的不足。卫生资源配置不合理、医生的技术水平有待提高、医德医风有待改善。

他说,医生和教师这两个职业的道德品质起到典范的作用,一个救人,一个育人。所以相关部门在设立录用门槛的时候,也应该把道德品质作为一项录取的标准。

科学合理的配置卫生资源,完善医药卫生体系,建立覆盖城乡、优质高效、公平可及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是建立高效卫生服务体系的根本要求。单志刚指出,如今大医院看病难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而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大医院,在于基层医院。国家应加大对基层医院的支持力度,留住一些优秀的人才,让基层医院也能治好病的观念深入人心,使老百姓不再因为一点小病就往大医院跑,这样既减轻了大医院的压力,又能使基层医院的卫生资源得到有效利用,从而使不同病情的患者都能得到快速有效的治疗。

“危重病是急诊的重点、中毒是急诊的重点、传染病是急诊的重点、将来小的创伤、美容也可能是我们急诊的重点。我最开始来到急诊科的时候,每天三四十个病人,现在每天三四百个病人。不是病人在增多,是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急诊科的好处。”单志刚笑着说。(郭一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