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杏林春暖花自开,中医薪火有传人 ——赵勇医师谈中医的现状与发展前景

2017-08-29 09:24:11 丨 文章来源:今日中国杂志

【编者按】中医药文化源远流长,是中国的国粹,也是中国送给世界人民的一份珍贵礼物,无数中医为了传承、创新、发展中医药文化,让中医药文化走向世界而不懈地做着努力,出生于中医世家、医术高超的赵勇也是这其中的一员。近日,《今日中国》对其进行了专访。



【人物简介】

赵勇,中医科执业医师。六代中医世家。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医硕士学位,高级健康管理师、生殖健康咨询师。研究生学习期间,师承成都中医药大学吴佐联教授学习针灸推拿。曾担任以色列、德国等留学生的针灸推拿课程的带教指导老师。擅长手法和脉辨证治疗心脑血管、皮肤病、面神经麻痹及颈、肩、腰、腿疼痛等疾病。

 

生命与健康,财富和爱情,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永恒的话题。中医药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护人类生命健康的瑰宝。但近100多年来,随着“西学东渐”、现代医学突飞猛进的发展,中医药文化的医学理论和临床疗效,都不断地遭遇讨论批判。网上热爱中医药的“中医粉”和贬低中医的“中医黑”不断地隔空论战,在日常生活中,家庭成员和亲戚朋友之间因为中医的话题争吵反目的也不少。俗话说“欲问山中事,须问砍柴人。”就目前中医药文化的争论话题和发展前景,我们近日访问了有丰富临床经验的赵勇医师。

 

“中医黑”的历史沿革及导致其产生的现实原因

提到目前社会上的“中医黑”现象,赵勇医师笑着问道:“你知道‘中医黑’的发源地是哪里吗?是我们的邻国日本。”他说,中国是日本的文化母国,日本两千多年的历史起初就是吮吸中国文化乳汁从原始野蛮状态逐渐文明开化的过程。日本学者富士川春游撰写的《日本医学史》详细记载了日本这个学生如何从“中医粉”转变为“中医黑”的历史。明治维新使日本进入了近代化国家行列,他们的陆军制度师从的是欧洲陆军最强国普鲁士,与军事战争相关联的医学体系也是模仿的德国。鲁迅先生去日本仙台学习医学,外语要学德语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当时在日本行医是要用德文开处方的。正是在此历史背景下,中国大陆传来的汉医,也被认定为落后医学文化因而被明治政府“废医存药”政策断了香火。

近代中国积贫积弱,无数仁人志士苦苦寻找振兴中华的灵丹妙药。近邻日本近代化的成功给了中国精英阶层一个对照模仿的样板,从孙中山到汪精卫(后变汉奸),从梁启超到鲁迅,都想“山寨”日本,使中国摆脱任人欺凌的国际地位,在“破旧立新”的时代背景下,中医最终成了导致中国落后的替罪羊。废汉字,砸烂孔家店,破四旧,今天的中国人很难理解我们的前辈救亡图存时做出的极端之举,一一上演。文学大师胡适生病用中医治愈,但公开场合还是主张废除中医。上海名医陈存仁在《银元时代生活史》中也记载了在“废除旧医案”的风波中,汪精卫指使手下提案废除中医,又延请中医为其亲属治病的丑闻,文笔生动,把一个中国近代史上大汉奸两面人的嘴脸描写地惟妙惟肖。

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的医疗卫生制度和体系逐渐完善,中西医学都建立了完整的高等教育体系。医学院校的毕业生如过江之鲫,毕业之后谋生不易;另一方面则是广大患者对医疗服务质量的要求不断提高,各种医患矛盾频繁发生。当我们还在纠结中医西医之争时,日本、德国在中药现代化方面已经开花结果,而中国却成了中草药原料输出地。日本、德国用现代工艺把中医经方制成药剂,随后运用知识产权制度建立了一道道壁垒,给中国的中医药产业走向世界设置了重重障碍。20177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的颁布实施,就是中国政府力图改变目前中医药在医药市场中的不利地位、集中力量振兴中医药文化、提高国家的软实力所采取的重要举措。

 


优秀中医是如何炼成的

学中医难吗?如何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好中医?赵勇医生用他的学医经历给出了答案。

赵勇医师出生于中医世家,从小就在祖父和父亲的熏陶指导下背诵《中医三字经》、《中药四百味》、《频湖脉诀》,大学期间系统学习了《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中医经典,在成都中医药大学研究生学习期间又师从吴佐联教授学习针灸推拿。随父出诊时,父亲总是让赵勇先号脉,然后根据脉象辩证处方,父亲检查修改。日积月累,号脉说病,他往往能说到患者求医的病症。其父亲对他说过,“《黄帝内经》讲‘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为之工,切而知之为之巧。’扁鹊之所以被称为神医,是因为他有敏锐的观察力,通过望诊就知道患者的疾病所在,所以还要在这方面下功夫。”听从父亲的教诲,赵勇又刻苦学习了眼诊、舌诊和手诊,经过大量临床实践,终于学有所成。

曾经友谊医院一个年轻女医生找赵勇看病,赵勇经过望诊脉诊后,告之应做乳腺增生和子宫肌瘤检查。患者惊讶地说不用检查,已经确知有乳腺增生和子宫内膜息肉,因想要二胎,正在犹豫是否手术治疗。赵勇为其开了中药7剂,让其回家自煎,半月后这位女医生通过微信发来了友谊医院的检查报告,报告显示她的子宫内膜息肉已消失。

一个美国老年患者因左臂疼痛,延请赵勇医生针灸推拿。赵勇为其治疗之前先望诊切诊,老外哼哼哈哈做调皮状,等到赵勇医师讲出诊断结果:冠心病、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患者一下子认真起来,当赵勇指出他的心脏已经做了三个支架,腰椎和颈椎做过置换手术,这位老者更是惊讶。随后,赵勇为其进行针灸推拿后,老人的左臂疼痛明显减轻,去后一年都未曾联系。今年四月突然又发来微信,说是打高尔夫球的时候感觉右肩疼痛,在美国请了几个医师做理疗,效果都不明显。上次在找医生这里治疗左臂后,疼痛一年未犯,且望诊脉诊诊断之准确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因而还想请赵医生治疗。617日乘飞机来北京,赵医生为其检查后,发现这位老者右臂活动受限,确诊为肩周炎。随后为其针灸推拿一小时,右臂已能活动自如。患者乐不可支,当即在屋内屈臂转身跳起了华尔兹。

2016228周五下午4点左右,陕西咸阳在京打工患者桂某突患急性心衰前来救治。这位患者当时感胸闷气喘,不能平卧,在其女的搀扶下进入门诊。赵勇为其诊治,发现患者浑身冰冷,脉象两寸釜沸,关、尺无,属于中医“七绝脉”,就是西医所说的急性心衰。患者父女在京举目无亲,打工度日,想开点速效救心丸以救命。赵勇知道,山西老中医李可先生用破格救心汤救治此病,活人无数。今日逢此急症,于是赵勇用李可先生之法,给患者开了一付中药,嘱咐其女回住处煎服,两小时服一次,留下电话号码保持联系。后据患者反馈,8点钟中药第一煎服后,患者头、手变温;10点钟服后,体内寒热交蒸,胸闷气短症状消失,可以平卧休息,第二天早上6点服第三煎。9点,其女打来电话告知,说其父已经骑着自行车上班去了。

北京大兴区一个81岁的王姓老太太,心悸气短,脚肿冰凉,痔疮便秘,腹胀便血流黑水,左腮长一赘生物如蘑菇。饮食不入,每日仅以麦片粥度日。老人到肛肠专科医院检查,被诊断为直肠息肉角化。之后,患者预约了手术,以切除面部赘生物,但恐流血过多至于不测,其子女私下商议给老人预备后事。预约手术前一天,其家属找到赵勇咨询能否中医治疗,赵医生经望诊切诊后告之可以先试用中医调理以观疗效。初诊开了7剂中药,患者服下后,泻下黑粪球数枚,顿觉肚子轻松了许多。但便血多,心悸气短。二诊后赵医生用止血中药为其调理,5剂后血止。三诊,重用活血化瘀软坚散结之药,患者服药前3日肛门灼热疼痛,大便多黑色渣状物,7剂服完后大便已然通畅,黑水消失。四诊,重用补中益气汤和大补肾阳之药,7日后患者心悸气短症状消失,脚肿消退,面部赘生物焦枯自行脱落。之后,老太太胃口大开,每日早晨一杯牛奶一个鸡蛋,加上面包和麦片粥,饭后能自行活动。其子甚喜,言及1996年罹患湿疹,至今已经20年,多方求治无效,不知能否治疗。赵医生为其诊断后开处方7剂,该患者服药后背部手足湿疹透出皮肤,3日后身痒缓解,二诊后疹退痒止。其母子非常感谢赵医生的救命之恩。20年之顽疾今日治愈,诚可谓双喜临门。

来自黎巴嫩的16岁患者穆罕穆德,数年前因化学武器中毒导致大脑神经受损,患病后颈项萎软,高热昏迷,牙关紧闭,只能通过胃管进食。其父母带其来华就医。经过一个月的干细胞疗法治疗无效,遂延请赵勇医生诊治。由于患者牙关紧闭无法观察舌苔,赵医生为其号脉后发现左寸脉微,余部细滑数。根据切诊推断病情,通过阿语翻译告之其父母,得到认可后处方用药加针灸推拿。治疗1个月后,患者热退痰少。开始针灸时患者被动反应,一个月后针刺皮肤时患者疼痛出声,能够微笑张口打哈欠。再号其脉,左寸脉象细而有力,心脑供血已大有改善,其家人甚是喜悦,一扫初诊时的愁苦面容。

赵勇说,通过以上案例可知,准确的诊断是治病的关键,也是建立医患之间信任的第一步。而辩证用药治愈疾病,让患者满意,中医才能生存发展。无论你是正高还是副高职称,没有疗效你的水平就不高,博士、硕士治不好病什么都不是。行医如作战,用药如用兵。战士的荣誉靠胜利,医生口碑在疗效。

“今天中医疗效之所以会是一个大众话题,根子就在于中医教育理念出现了偏差。”赵勇说。中医院校的医学生入学后学习理论多实践少,西医课程和外语课程比重大,中医经典和医案背得少。到了研究生阶段,杀老鼠,做课题,写论文,忙得跟黑猫警长似的。到了毕业就愁上心头,展望前途心生畏惧。中医院校的医学生毕业后弃医改行做保险、当医药代表的真不少。即便找了个医院解决了吃饭问题,到发薪日看着工资单上少得可怜的数字,则别有一番悲凉。坐在诊室,问完病开协定处方,病人吃几次没有疗效,开始怀疑医生的水平,医生则怀疑古人的经验。目前有很多“中医黑”都是学中医的,投入时间和金钱学中医却“入宝山而空回”,因爱成恨“粉转黑”。中医院校是培养中医接班人的地方,却培养了一批挖坟的“掘墓人”,真是讽刺。好在国家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很多中医院校办了师承班,以老带新手把手培养中医学生,提高学生的临床实战能力,让中医薪火相传后继有人。

 

中医药之光“福照”全人类

     当前人类的命运已越来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在人类携手发展的伟大征程中,中国可以贡献给世界的东西有很多,其中自然也包括中医药乃至中医药文化中的哲学思维,正如有人所说,“全人类受益于中医药文化只是时间问题”。

改革开放后中外文化交流频繁,来华学习中医的外国留学生日增,这为对外转播中医药文化开启了方便之门。很多中国医生也走出国门,用传统中医服务外国患者,增进了中外友谊。然而,外国患者没有中文背景很难理解中医术语,语言不同就阻碍了中医走向世界的步伐。以赵勇为例,他每天晨读医疗英语和日语,晚上研读中医经典和医案,每周日还要学习两节阿拉伯语。如果把他高超的医术比做老虎的话,娴熟的外语就如同肋生双翼,能让老虎飞得更高更远。

还有一个就是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前些年我们忽视了这个问题,导致周边国家窃取中国文化为己有。有韩国的“韩医”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争议,也有日本把《伤寒杂病论》中的经方制药申请专利的教训。东汉建安十年,张仲景宗族二三百人因病死亡十分之七八,才促使张仲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写出了《伤寒杂病论》,因而每一个经验方都凝聚着生命和泪水,后世子孙却将其视如敝屣,甚至为外人所据,能不令人痛心?

中医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几千年历经风雨薪火相传走到今天,是一代代中医人对于历史使命的承担,是无数个屠呦呦“负载”着它在默默前行。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作为中医文化的发源地,我们中国一定会做得比日本、德国更好,让中医药之光“福照”全人类!

(邓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