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

杨西江:“医者,只需做好业精心诚”

2017-08-25 09:59:56 丨 文章来源:今日中国杂志


 


杨西江,独立中医学者。现任深圳广誉远中医馆医师,具有中西医双执业医师资格。20多年专注于中医科学化,力图探索千年中医能治病的奥密。研究方向主要有:1、中医证本质与西医病理的联系(中医的科学性);2、脉诊在疑难重症中的作用;3、针灸、点穴、正脊传统经络理论与现代医理的阐释。擅长内妇科疑难重症、肿瘤、多科多病并病兼症。近日,《今日中国》对杨西江医师进行了专访。

 

今日中国:杨医师您好,很高兴见到您。中西医到底谁科学之争由来已久,双方支持者也是各执一词。那么,您认为,中西医到底哪个更科学?未来医学将走向何方?

 

 杨西江:科学这个概念比较抽象,没有界限,也无法度量。无论中医还是西医,研究的都是人体,而人体太复杂、太深奥。因此客观地说,中西医当前都是不完美的。即便是医疗水平比较高的西方国家,对有些疾病的诊治也力不从心。相应的,中医虽然解决了部分问题,但不能够“复制”。这个医师可以解决,另一个就不一定能够解决。而且中医理论的解释比较虚幻,说它科学的确容易让人生疑。所以,科不科学是相对的,你可以说目前中西医学都不够完美,但是不能说它们不科学。而且随着研究推进到一定阶段,就会发现中西医两者之间存在诸多共通之处。比如,中医所说的“气”和西医讲的“神经”,就有一定的关联,因为神经的传导加速、减缓、阻滞,常和气虚、气盛、气滞相关。由此可以说,将西医理论融入中医,用西医概念帮助解释玄奥的中医理论,同时,把西医现代医学仪器引入中医临床的“取长补短”,才是未来医学的发展方向。

 

今日中国:您在介绍研究方向时用到的文字是“中医——证本质与西医——病理的临床联系(中医的科学性)”,这句话具体含义为何?

 

杨西江:看过中医的朋友都知道,中医讲究辨证论治。比如,患者出现腰酸背痛,夜尿增多,畏寒怕冷等症状,中医会将其归结为由肾阳不足引起,那么,肾阳不足的病理基础是什么?西医、患者怎么理解这个概念?这就是他要研究和关心的问题。西医的理论解释有助于患者理解这个问题,肾阳不足这个证的西医病理基础即证本质肾上腺功能减弱,激素分泌下降。那么这个病理又是如何产生的呢?遗传、劳累、寒凉等因素致肾上腺局部的血液循环神经传导出现异常。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医的证和西医的病理是有联系的。



 

今日中国:请介绍一下您的学医经历。后来您选择了中医作为主攻方向是基于何种缘由?在您的成长或求学路上,哪些人或事对您产生过重要影响?

 

杨西江:我1986年高中毕业,1990年在西安铁路工程医院保健医培训了一年。1992年开始在郑州铁路卫生学校(现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临床专业学习进修三年。后来在陕西中医学院中医专业学习。2002年和2004年分别获得中、西医执业医师资格。

自从开始学医,我就经常穿梭在各大图书馆之间,现在家里中医书籍摞起来足有六七米高。除了自学,我还拜访各地中西医名师,其中有我的启蒙老师孟繁智、申凤鸣,西医老师孙婉萍、徐宏平,针灸老师安军民,老中医韩华,艾灸推拿老师曾宪忠,正脊老师来希华,他们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经历了在解放军第33医院、西安铁路工程医院、西安市中医院的临床实践后我发现,西医在治疗许多疾病时效果并不理想,甚而不能诊治。所以我就一直想通过中医寻求补充。机缘巧合之下我遇到恩师寇中鹤老中医,并来到了他的针灸诊所进行实践,在寇老的影响下我认识到了中医的真正价值,之后便将中医确定为自己的主攻方向。

 

今日中国:您对中医诊脉在疑难重症中的作用以及针灸点穴等方面皆有独到研究,您能说说它们的优势在哪吗?另外,我们知道您对肿瘤的治疗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与治疗方法,麻烦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杨西江:西医在诊断疑难重症患者的时候常常显得束手无策。但经验丰富的中医,常可通过脉动感知患者体内的变化,然后开上一两剂中药,即可使患者异常的脉动恢复正常,由此可达到治病目的。比如遇到意识模糊的患者,在了解患者很少资料的情况下,通过脉诊,可以感知到患者机体内部的寒热虚实情况,再给予精准地用药,常常一两剂就会感受到效果。

针灸、点穴虽是传统疗法,但结合现代精准解剖生理学,可以表现出更令人惊喜的效果。有一次我接诊了一位患者,症状表现为长时间心慌胸闷。据家属介绍,患者在医院长时间药物治疗无效,最后医生说只能通过手术解决。来到我这经过检查后我发现,该症是因为胸椎错位影响到管控心脏的神经传导。而后我对患者的第四胸椎进行了矫正,患者胸闷很快就得到了缓解。还有一次,有位男患者半夜突发胸闷、四肢冷颤、僵麻、言语不清。我赶到患者家里后对患者进行脉诊,发现其发病的机理是寒热失调,气血紊乱,即西医讲的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引起血液循环障碍。我随即对其采取针灸治疗 ,施针十多分钟以后患者症情逐渐好转。半小时后,患者胸闷症状消失,吐字清晰,活动自如。针灸治病有独特的多元化治疗手段,临床适宜病种广泛,治疗效果比较迅速和显著,特别是具有良好的兴奋身体机能,提高抗病能力和镇静、镇痛等作用。

中医的诊脉与针灸就是能够在病人病情十分危急的情况下对病人进行快速精准的诊断与快速有效的治疗。这就是它们的主要优势。

由于我是中西医“双学科”背景,所以从医多年来一直都有对中西医两个学科治疗肿瘤的理论、临床进行比对,对肿瘤的认识渐渐积累了一些个人的心得体会。将其用于临床,也收到了不错的效果。肿瘤狭义上讲就是癌症。由于现在人们对它的发病机制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所以大家普遍谈癌色变,其中甚至包括医生、肿瘤专家。目前在肿瘤的治疗上,手段繁多,疗效却大多不尽人意。多年来,因癌致命的青壮年不胜枚举。那么肿瘤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我个人认为,无论是全身、局部,抑或是理化、生物、心理等等因素引起,所有现在对肿瘤的认识通通归于肿瘤局部神经、血液(包括淋巴)系统出现循环障碍,致使局部细胞变形,变性,进而导致癌变漫延全身,并通过血液神经系统形成恶性循环。我平时治疗肿瘤患者的方法是,在多维立体视野下,将中医、西医,针灸、正骨,相兼并蓄,应用于临床(基本不用放化疗),用纯中药辅以手法对其进行治疗,同时让患者培养正确的饮食(食疗)生活习惯,放松心态,放下思想包袱。

 

今日中国:在中医界有一部分中医工作者认为中医与西医理论文化背景完全不同,反对中西医结合。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目前国家高度重视发展中医,您认为在实践中中医工作者该如何去继承和发展好中医?

 

杨西江:我认为准确来说,不应该是中西医结合,应该是西为中用。将西医理论融入到中医,通过西医系统的知识体系深入地了解中医玄奥的理论,来指导临床。中西医虽然对病症的叫法不同,治疗手段也不同,但是病源确是相通的。比如平时人们常讲上火,相应的西医理论就是交感神经兴奋,或副交感神经功能减弱。又如中医所讲的气滞,在西医里就是相应神经的传导功能受到了影响。再如中医所讲的毒,西医里就是相应的神经、血液、组织液失调以后进而感染病毒或细菌,或正常菌群病毒失去正常的理化环境以后大量繁殖增生。所以,虽然中西医的文化背景不同,但是可以说是殊途同归。

作为中医工作者,要想继承和发展好中医,在实践中要做到三点。

第一,要“自信”。中医药学博大精深,蕴含着中华民族的无限智慧和经验。在亿万次的临床实践中,中医人验证并积累了治未病和治已病的理法方药,形成了以“司外揣内”为特点的中医思维模式,临床思维侧重整体、宏观、功能、动态,构成了四诊审证、审证求因、求因明机、明机立法、立法组方、组方用药的辨证论治六步程式。由此可见,中医药学既有人文科学的特性,又有自然科学的特征。习近平总书记曾提出“希望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增强民族自信”。这就要求我们中医人具有对中医药学的文化自信、理论自信、方法自信、技术自信。

第二,要“自立”。中医药学作为广纳博取、兼容并蓄、与时俱进的医学科学,数千年来选择、熔铸了儒家、道家、佛家的文化和当时的天文、星象、地理、物候、算学等先进的科学技术。现在,人类进入了21世纪,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人类的健康状况也在不断变化,诸多新生疾病危害着各国人民的健康,现代科技迅猛发展,声光电等现代科学技术引进医学领域,发明了CT、核磁、B超、X光、生化检查等检测设备、仪器,使望闻问切得以延伸,从“司外揣内”发展到“司外验内”。这就要求当代中医人,一方面致力于传授、继承中医药学的理论和经验,另一方面应致力引进、融汇现代科学技术。

第三,要“自强”。如何去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推进中医药现代化,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这就需要中医人自强:一是要充分认识到中医药是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优秀的文化资源和重要的生态资源”。二是要将“治未病”与“治已病”相结合、“内治”与“外治”相结合、传统的望闻问切与现代检验手段相结合,拓展中医临床服务范围、提升中医临床服务能力、提高中医临床服务质量,筛选中医优势病种,彰显中医临床疗效。说到底,速效、高效、长效的临床疗效,是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的关键所在。

 

今日中国:《中医药法》于2017年7月1日正式实施,您认为这对中医发展有何意义?

 

杨西江:此次颁布实施的《中医药法》有五大亮点。一、明确了中医药事业的重要地位和发展方针。二、建立了符合中医药特点的管理制度。三、加大了对中医药事业的扶持力度。四、坚持扶持与规范并重,加强对中医药的监管。五、加大对中医药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从国家层面来说,《中医药法》的正式实施对于继承和弘扬中医药,促进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促进健康中国建设均具有重要意义。从一个中医工作者的角度来说,此项法规的实施了却了广大中医人多年的夙愿,令人鼓舞。自此中医工作有了法律保护,我们中医工作者也就能更好地为患者服务,更专心地为提升中医诊疗质量而努力了。不过,无论环境如何变化,医者,只需做好业精心诚即可。(郭莎莎 郭一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