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视觉艺术>

回忆我给胡耀邦夫人李昭拍艺术肖像

2017-03-31 14:55:10 丨 文章来源:人民网

    惊闻胡耀邦夫人李昭先生仙逝,顿感悲痛。连日来,众多群众著文凭吊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我作为一位给她拍过肖像的摄影艺术工作者,更是心潮起伏,感慨万千,当时的情景不免又浮现在眼前。

  有幸给李昭先生拍肖像,不能不提几年前去世的刘恪山老先生。刘恪山是胡耀邦的老部下,也是团中央的“大才子”,家喻户晓的少先队队徽就是由他设计的。

  我和刘恪山先生相识是在本世纪初,那时我刚从国外回来,我们都参加一个活动。刘老先生得知我是拍肖像的,随即对我产生了兴趣,我也因为碰到了一个知音,所以两人相谈甚欢。

  由于生活水平不高,那时,国内对肖像有深刻认识的并不多,基本都停留在拍标准照的水平。刘恪山先生得知我从国外回来,立志为改变中国人形象服务,认为我很有眼光,他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文化产业也将大有市场。

  以后,我们成为了好朋友,我也经常上门拜访老先生,因此对刘老的身世也加深了了解。原来,他出身书香门第,参加工作后,长时间在团中央工作,得到耀邦赏识。“文革”期间,刘老遭长期下放,也是耀邦上台后迅速给他恢复工作。

  刘老先生在书法、绘画、设计、摄影、演讲、篆刻、写作等多方面都颇有造诣。2009年初的一天,我对他说我想给他创作一幅肖像,他非常高兴。作品完成后,他也非常满意,认为这是他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好的“自己”。

  刘老说中国人需要这个,未来一定会有市场。谈着谈着,他把眼光投射到书房悬挂着的胡耀邦的相片上。他眼睛停在那儿,然后颇为惋惜道:“他当过总书记,也没有一张好照片啊!”

  这是事实。作为一位摄影工作者,我对许多领导人的照片都非常关心。耀邦大部分照片都是记者抓拍的工作照。在我的印象中,胡耀邦那一届,是唯一没有标准像的一届。

  刘老对我说:“耀邦不在了,已经无法弥补,我想请您给李昭拍一个,您看如何?”我回答:“耀邦夫妇都是我敬佩的人,我当然愿意。”于是,刘老先生嘱我等待,约好时间便去。

  大约过了一周,记得是2009年3月的一天,我和刘老应约来到位于北京府佑胡同的耀邦家中。胡德华夫妇在家迎接我们。为了让老太太对肖像有所了解,尽早进入拍摄意境,我们去时,还特地给她带了一些肖像作品。

  老太太十分兴奋,非常投入地翻着一幅幅作品。我虽然在拍摄前,已对她做过“功课”,但这时还是不免对其仔细端详。从外表看,她和蔼、善良,与社会上多数长者并无区别,内心却感觉到其困难面前少有的乐观与豁达。

  据说她当天穿着的格子外套,是她最喜欢的服装。因为那是她在担任北京市纺织局局长期间,大力进行技术革新,用自己企业生产的第一批毛料布制作的。凡重要场合,她都是穿着这套服装出席。

  老太太聚精会神翻着肖像作品集,突然嘴里说道:“要是早碰到你就好,可以给耀邦拍一个,他一辈子没有一张好照片。”听到这里,我,包括站在旁边的人都有点心酸。我和刘恪山更是会心的对视。

  我们拍摄没有花很长时间。老太太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我没有做过多的引导,她便很快配合我们完成了创作。当我们收拾器材离开时,她反复说“感谢”,并送我们一行到门口。不想这次是永诀!

  后来作品出来后,因我有出国拍摄任务,便委托一位好友送去。据说老太太全家都非常高兴,有的亲人还看着照片流下了眼泪。我听到这些,作为一个摄影艺术家的一颗忐忑的心也落地了!

  以此短文表达我对李昭先生的缅怀和尊敬!

(责编:李金霞、胡线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