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 首页> 聚焦中国> 创新科技

联防联控,严防外来人兽共患病

——中国工程院第244场中国工程科技论坛在京举办

2017-03-28 16:24:31 丨 文章来源: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327日,由中国工程院主办,由军事医学科学院承办的第244场中国工程科技论坛“联防联控,严防外来人兽共患病”在军事医学科学院举行。国家科技部、安全部、农业部、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质量监督检验总局、林业局、中国工程院等相关领导参加此次会议。夏咸柱、庞国芳、马建章、沈倍奋、金宁一等11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到会参加,大会共由来自全国各地200余名专家学者参会,10名来自国内外知名专家作大会交流。

“人兽共患病”,对于普通人而言可能比较陌生,但一提起结核病、狂犬病、SARSH5N1H1N1H7N9流感以及国外连续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病、疯牛病、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大家肯定是耳熟能详,而这些病就是“人兽共患病”。随着新发再发人兽共患病接连不断,特别是外来人兽共患病随时可能侵入我国,对我国的公共卫生、食品安全、社会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稳定构成严重威胁,目前已经引起了国家以及科研防控机构的高度重视。

人得了病与动物有什么具体关系?动物是怎样把病毒传染给人的?人兽共患病如何防范?

军事医学科学院某研究所夏咸柱院士认为:“人的传染病60%来源于动物,且绝大部分来源于野生动物,如非典来源于蝙蝠、果子狸和艾滋病最初来源于野生灵长类动物。禽流感传染给人后,病死率比SARS还高。为什么这么说呢?据统计,全世界人感染禽流感的有387人,死亡的有257人,病死率达66.3%,这远远高于SARS的病死率。”“对于这一病死率极高的人兽共患病,目前全世界还没有有效的防治药。狂犬病是典型的人兽共患病,要防止人兽共患病,就要加强联防联控,从源头上加以控制”。

据了解,多年来,人兽共患病时有发生,甚至是在人与动物、人与人、动物与动物之间传播,严重影响了人类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军事医学科学院为从源头上防控人兽共患病,大力倡导“关口前移,人病兽防”理念,主动建立多个监测哨点,为国家生物疆域安全构建前沿屏障。

2003年“SARS”期间,作为人兽共患病防治研究的权威专家,夏咸柱院士参加到国家农业部SARS病源调查专家组,对SARS的病源调查提供了技术支持。他还提出了被动免疫制剂,紧急预防制剂与试验动物模型研究等建议案,对引发SARS的致病病毒的研究工作不无裨益。

“汶川地震”发生后,军事医学科学院迅速抽调45人组成的专家防疫队星夜赶往地震灾区,专家们冒着路途塌方的危险,带着防疫队员沿着大渡河北上,两次深入理县、汶川、茂县、青川等8个县27个乡镇开展人兽共患病的卫生防疫和监测工作,为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发挥了重要作用,赢得了“生命卫士、防疫铁军”的赞誉,所属的某研究所被原总后勤部评为抗震救灾先进集体,并荣立集体二等功。

近几年,军事医学科学院某研究所还先后赴14省采集野鸟样本2万余份,进行H7N9流感监测溯源,成功参与处置了中哈边境野猪样品应急检测,西藏日喀则野生藏羚羊、藏原羚死亡调查,广西疑似动物源性人炭疽感染疫情等突发应急公共卫生事件,为国家有关部委和当地卫生防疫部门提供了第一手数据和科学的决策依据。

 “加强人兽共患病的防控,必须引起社会的广泛重视,注重宣传引导,完善法律法规,强化联防联控,突出科研攻关”,军事医学科学院多次向国家和军队有关部门建议,并引起了重视。据了解,国务院在《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控制规划(2012-2020)》中就指出:对人畜共患病的控制要注重源头管理和综合防治。

人兽共患病防控的研究,也已根据人兽共患病发生、发展的机制和规律,树立“人病兽防”的防疫观点,真正做到了关口前移,从人兽共患病的动物源头入手,提高认识、加强管理、完善法规、依靠科学、联防联控,实现人兽共患病的全面控制。

目前,经过军事医学科学院相关专家的努力,先后分离获得了严重危害野生动物、经济动物和军警犬的轮状病毒、细小病毒、冠状病毒、传染性肝炎病毒等10余种动物病毒,首次从病原水平上证明了这些疫病在我国的存在;在世界上首次发现并证实了犬瘟热病毒和冠状病毒对大熊猫的致死性感染,以及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对大型猫科动物虎与犬科动物犬和狐狸的感染;并首次发现犬瘟热病毒和细小病毒对猴的致死性感染。还成功研制出系列犬及经济动物、野生濒危动物病毒病预防用的生物制剂,有力地推动了我国野生动物保护和经济动物养殖业的发展。

大会发出倡议:人兽共患病防控关乎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其防控关键在于强调源头管理和综合防治,应依据其发展的机制和规律,树立“人病兽医”的防疫观念,建立多部门、多领域、多学科联防联控机制。

 

相关链接

1.什么是人兽共患病。

人兽共患病(Zoonosis)也称人畜共患病、人与动物共患病。该词来自希腊文,原为“动物疾病”之意,1959年由人兽共患病专家委员会(the expert committee on zoonosis)定义为“在人和脊椎动物间自然传播的疾病和感染”,该定义既包括了人与动物共患疾病,也涵盖了一些在人和动物间自然传播的生物因子感染(虽不产生明显的临床症状,可引起不同程度的病理和生理反应)。人兽共患病不仅包括动物传染给人的疾病(动物源性),还包括人传染给动物的疾病(人源性)及人与动物共有或可以相互传染的一类疾病(双源性)。

2.人兽共患病的特征。

一是跨种性,即其病原体可跨越多种动物种间障碍,引起多种动物和人感染发病。1997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2003SARS2005年猪链球菌病之所以能由鸡、蝙蝠和猪传染给人,就是由于其病原具有跨越种间障碍的能力。二是宿主多,多数人兽共患病的病原体可以感染多种动物,如鼠疫杆菌可感染旱獭、蒙古黄鼠等214种动物;旋毛虫的哺乳动物宿主多达120余种;炭疽杆菌和狂犬病病毒则几乎可以感染所有的哺乳动物和人。三是危害大,由鼠疫杆菌所致的黑死病,曾经导致欧洲1/4人口死亡,全世界累计死亡1.5亿之多;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死亡人数比第一次世界大战战死的人数还多,达5000余万之多;2003年肆虐于我国和世界31个国家和地区的“非典”,虽然全世界只有8300多人感染发病,800余人死亡,但却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四是难根除,由于多数人兽共患病具有多宿主性,自然疫源地多,如鼠疫、布病、狂犬病等可感染多种家养和野生动物,可在自然界中长期循环存在,因而难以根除。

3.主要人兽共患病的现状

疯牛病  由阮病毒引起的疯牛病(BSE),自1985年于英格兰首次发生以来,已传至欧洲、美国、加拿大、韩国、日本和我国香港、台湾等20 多个国家和地区。至2014年,全球累计26个国家报告病例187685例。由于该病的致死率高,病原抵抗力极强,煮沸不能将其杀死,人们食用病牛产品极易被感染。该病与人的克雅氏病极为相似,称为新型克雅氏病,一旦发病将无法救治。因此,该病对政治、经济的影响极大。如英国自发生该病以来仅政府赔偿费用就已超过1.35亿英镑;美国发现BSE 6个月就损失30亿美元。英国农业部部长、德国农业部和卫生部部长因此辞职,日本农林省官员也因此受到处分。

尼帕脑炎 该病的病原为副粘病毒科的尼帕病毒,分类上与亨德拉病毒同为亨德拉尼帕病毒属,所致疾病以脑部炎症(脑炎)或呼吸系统疾病为特征。可由动物传播给人类,也可直接人传人,果蝠是尼帕病毒的天然宿主。1994年,该病在澳大利亚暴发性流行,导致14匹马出现呼吸道症状而死亡,同时造成3人感染,2人死亡。1998年,在马来西亚的猪场中,人出现了脑炎和呼吸道症状而死亡,发病和死亡者均为与猪密切接触者,病死率约40%。近几年该病仍在连续发生,已造成数百人死亡,病死率达74%。2001年已传至我国南疆邻国孟加拉。我国与孟加拉国的气候条件接近,也存在传播的媒介动物果蝠,无疑应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西尼罗河病毒病 由西尼罗病毒引起的西尼罗河热的自然宿主为鸟类,通过蚊虫叮咬而传播至马和人,引起脑炎。该病自1937年首先发现于非洲乌干达西尼罗河流域以来,以传至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2012年美国共发病5387人,死亡243人。近年来我国周边的印度、俄罗斯等国家不断发生流行。据美国CDC统计,19992013年全美共发病39557人,死亡1668人。我国新疆的野鸟中已检测到该病的抗体,检疫部门还从进口货柜的蚊体内检测到西尼罗病毒。

埃博拉病毒病 埃博拉病毒病1976年首次发生于非洲刚果北部埃博拉河流域,由埃博拉丝状病毒所引起,被认为是当今世界最恐怖的烈性传染病之一。患者全身出血,体内器官因病毒侵蚀而糜烂成半液态状,血从七窍喷涌,最快在24 h之内死亡,病死率可高达90%。病原体来源于灵长类、啮齿类、蝙蝠。自发生以来,已在非洲的扎伊尔、苏丹、乌干达等多个国家暴发流行,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截至20163月,西非埃博拉疫情已有28616人发病,11310人死亡。值得警惕的是,原本只在非洲流行的该病,2009年已从东南亚的蝙蝠和猪体内检测到该病的病毒,到目前为止,尚无特异有效的针对埃博拉病毒的治疗药物,也没有批准上市的疫苗用于其暴露前后的预防,无疑给疫情的防控带来了巨大挑战,应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中东呼吸综合征 20129月沙特阿拉伯首次发生新冠状病毒感染,20135WHO正式将该感染定名为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其病原冠状病毒也就跟着定名为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该病毒的受体为CD26,可感染人、猪、猴和蝙蝠细胞,不同于SARS-CoV的受体ACE2,与SARS-CoV核酸的同源性不足50%。截止到2017310日,先后在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卡塔尔、约旦、英国、法国等27个国家发生该病疫情,报告给WHO的实验室确诊病例1917例,其中684例死亡,病死率35.7%。目前认为,蝙蝠很有可能是MERS-CoV的自然宿主,最可能的传染源为单峰骆驼和部分宿主。至今,MERS-CoV感染患者仍不断增加,在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及韩国尤为严重。多国输入性病例的发现、聚集性疫情及二代甚至三代病例的出现,使MERS疫情已引起全球的广泛重视和担忧。

裂谷热 裂谷热病毒是沙蝇病毒属的一个成员,即布尼亚病毒科五种病毒之一。1931年首次在肯尼亚证实了本病的存在。主要感染动物,但也能传染人。可导致牲畜死亡和流产,同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根据WHO简报统计,截至目前共24355人感染,1966人死亡。该病现已越过红海,传至阿拉伯半岛(沙特和也门),增大了向亚洲和欧洲传播扩散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