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国>视觉艺术>

诗书画俱佳的一代禅僧

2017-03-16 16:54:43 丨 文章来源:中国网

 纯一,是一位诗书画集一身的禅门临济宗高僧,一代艺术大师,豫章(今南昌)彩云间,提到纯一,是从他的画来认识的:“纯一,是个了不起的和尚画家。”

纯一是诗僧、书法家、画家,他是把佛法与禅理,融会贯通于诗书画三绝文学艺术作品里的丹青禅僧。他的作品外化成诗、成书、成画,无一不具禅机,无一不充盈着逸致远淡的意韵。纯一法师1964年出生在江西,十八岁那年,正值青春年少的他,决定离开这繁华世界,皈依佛门。

法师在星子县(2016年撤县改立县级庐山市)长大。星子县是影响中国佛教文化一千数百年的禅宗重镇,佛教、道教、基督教均历史悠久。北宋鼎盛时期这里的寺院曾一度达到200余所。

名人雅士纷纷到此访贤探幽,品茗参禅,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和脍炙人口的诗篇。北宋著名文豪苏轼《题西林壁》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形容庐山的千姿百态、气象万千。“知风一何高,拭眼避天位。同观洗耳人,千古应无悔。”唐朝大诗人李白当年到星子县,访高僧,寻古迹,听梵音,诗情澎湃之际,就曾留下这首广为流传的名篇《栖贤寺》。除宗教兴盛,星子县诗书文化亦可谓繁荣,中学语文

诗书画俱佳的一代禅僧课里就有九篇与星子有关。与睢阳、石鼓、岳麓并称天下四大书院,被誉为“天下书院之首”的白鹿洞书院,就坐落于此。沐浴着这种浓厚的宗教与诗性人文精神,在这被季羡林先生誉为中国人文圣山——庐山南麓的青山绿水间生活成长起来的纯一法师,自小就有着穷通宇宙玄奥之理的兴趣,与追溯世界缘起与源头的愿望,及至知识储备与视野的扩大,向佛之心日益坚定,书画技艺也日益娴熟,最终成为了一位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的艺海奇才,圆领方袍、芒鞋素衲、云水禅心、兼承一花五叶的禅门高僧,艺苑独领学者画。

一盏青灯伴古佛 还将“旧曲”发“新声”

1982年,蒙一诚长老于云居山摄受,纯一法师正式出家成为一诚长老的大弟子,并为一诚长老座下临济宗第46代、沩仰宗第11代传人。

一诚长老平生以朴实禅风为家风,阐禅演教,弘法利众,践行苦行头陀之志向,在海内外享有极高声誉。随一诚长老修行后,纯一法师始终坚持正信正行,深入经藏,倡导“人文佛教”,以禅修为灵魂,以艺术为纽带,以慈善为回向,受到恩师的器重。2000年,他成为佑民寺落实党的宗教政策后的第三任住持、第一任方丈,自此重振马祖洪州禅风,倡导禅净双修,着力挖掘普摄群机的都市佛教新内涵,召开“马祖及其洪州禅国际研讨会”等。佑民寺是我国古代著名寺庙,是我国在海内外有重大影响的30座寺院之一,禅宗南顿法门“洪州禅”的发源地,它不仅一度成为江南的佛学中心,其宗风心法还被传播至朝鲜半岛、日本等地,是韩国主流佛教——曹溪宗的发源地、祖庭,它与石头宗并称为唐代禅宗两大派系之一,开启了后世的临济、沩仰、杨岐、黄龙等佛教宗派。卓锡马祖道场佑民寺以后,纯一法师以青灯古佛相伴,一方面参研佛法从不懈怠;另一方面爱国爱教,建章立制,纯正道风和学风精进不已,将一个管理失序的道场变成了一个清静庄严的现代都市禅林。

他积极弘扬马祖丛林制度和“洪洲禅”思想,以出世精神做了不少入世的事业。如,他促成韩国曹溪宗来华寻根问祖,建立“韩国曹溪宗宗祖道义国师入唐求法纪念碑”,曹溪宗80多座重要寺院的长老倾巢而至,三位议员随之而来。其恩师、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出席并讲话,称此举为一件了不起的事,盛赞这是“中韩两国佛教史上继往开来的一件大事!”

纯一法师还说,既为佛子,当行佛事,振兴祖庭,这是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经过社会各界的努力与支持,黄檗禅寺的修复工作如今已经启动并初具规模。按照设想,这里还将创办一座“禅学院”,以别于一般佛学院,致力于禅宗人才的培养,将其打造成为禅宗的一个重镇。更希望其宗风进一步的符合现代人的生活习惯,为当代人服务,立足当下,面向未来。

“学佛不是对死亡的一种恐惧,对来生的简单寄托,片面地追求解脱,而是要更加积极的立足当下、立足社会、立足人间,追求内心的自在和超越。”纯一法师说。

竖穷三际,纵观诸佛降生人间,目的只有一个:关怀众生,度化众生,帮助众生离苦得乐,出迷得悟。虽然行走在出世入世之间,必定受到社会风气的影响,但“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纯一法师既潜心佛法义理,又默照于禅修,其胸怀、智识并不为寺庙院墙所隔,他是新时代秉承人间佛教思想的僧门高贤。

弘法是家务,利生是事业。身为一位佛子,纯一法师始终以慈悲济世为大乘佛教菩萨道的根本情怀,无论是汶川地震、非典、海啸,还是洪水泛滥等国内外自然灾害发生时,都有纯一法师和他率领的江西佛教、佑民寺及其僧众的身影与回报社会的义举。去年,1027日,江西省佛教协会为积极响应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贯彻落实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发扬积极向上、大爱无疆的教义精神,以善行义举践行信仰,率先发起并与其他兄弟宗教广泛动员和发挥各教人士与信教群众共同奉献爱心,在抚州市广昌县赤水镇回辛村举行“扶贫攻坚、五教同行”活动的捐赠仪式。捐赠仪式上共募集资金近80万元,用于回辛村八个项目的建设。其中,江西佛教界共捐57.7万元,佑民寺捐资28万元修建乡村公路一条。此外,纯一法师还捐资100万元给江西省海外扶贫基金会,用于脱贫专用,他常说:佛教界主要是以戒定慧等伦理道德感召和净化人心,润泽世风,祥和社会,注重精神层面的境界提升,不是老板,不要过于侧重物质方面的呈现,而应该加强内在品质的塑造,真正成为人天师表;同时,也要恒不忘失菩提心,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力所能及,以布施、利行为方便,培养爱心、广种福田。生而有涯,为大众服务的菩萨行无涯!今后,他还想开展精准扶贫书画义卖等形式的活动,以切身实际行动扶贫帮困,助力精准脱贫。

星子县集合了五大丛林(归宗寺、秀峰寺、栖贤寺、万杉寺、海会寺),道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在这里“五教同山”,这种独一无二的宗教文化现象,自有一种开明、包容的气度。

纯一法师除了在丛林里静坐参禅,还深入经藏,矢志求学,毕业于中国佛学院(南京)栖霞山分院,后于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哲学人文博士课程结业,因此也深受新思想影响。佛眼视人生,以人间为本位,从智慧和道德的两大系统,教化众生,自我修为,它自度,也度人,事实上,“以佛治心”的过程本是解放自我、促进社会和谐的同一过程。受此影响,纯一法师一直以来倡导的是“人文佛教”。他认为,现代佛教的弘扬应侧重人文关怀,为此他把人文理念这一世界文明进步的成果与佛法这一生命的觉悟究竟智慧的种子结合起来,以释迦文佛出现于世的本怀来指导人们做入世的事业。冀望人们从物欲人生向禅艺人生进而向圆满人生的究竟人生境界。

纯一法师深知,要弘扬佛法于当代,必须要有适应现代人阅读习惯、具有现代标点、简体字的全新版本佛典,方能便于传播。十年前,他认为整理一套全面、系统、科学的汉文大藏经,十分必要,于是,便默默无闻地与志士同仁发愿重新标点、精校一部汉文版《大藏经》。如今,功不唐捐,一部全新的乾隆版《大藏经》已经由中州古籍出版社正式陆续出版,共9000余万字(116册)。目前,已经出版了华严、般若、涅槃、大集、宝积五大部,预计年底全部出版完成。这是我国佛经版本现代化的一大进步,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作为全部采用现代标点、竖排改横排、繁体字改简体字,且采用9个版本的《大藏经》集中进行校对,指出不同之处,是前无古人的。其他同类的版本也做了很大的努力,但基本上是局部或者编目较少的,遗漏尚多。据纯一法师透露,这只是他们宏愿中的一个阶段性成果,他的目标是新编中华汉文大藏经精校版,预计文字量多达3.5亿字。

纯一法师认为,佛教必须坚持中国化道路,坚持国际化道路,坚持大众化道路,而汉文大藏经的编辑与完善,既是佛教中国化的重大成果,也是不断完成佛教中国化进程的具体体现,有着深远历史意义。所谓盛世修藏,历来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不仅延绵不绝,且能踵事增华。从隋唐辽金一直到现在,编纂大藏经成了一个朝代政治经济鼎盛与否的标志。大藏经也由最初的涓涓细流,继而汇成大江大河,波澜壮阔,终成汪洋大海,一朝胜似一朝,一代强过一代。就印刷刊行的大藏经而言,宋朝大藏经,共计五种:开宝藏、崇宁藏、福州藏、思溪藏、碛砂藏,除开宝藏为官版外,其余四种皆为民间私版;辽朝有《契丹藏》;金代有《赵城藏》;元代有普宁藏、延祐藏、元官藏三种;明代有《洪武南藏》、《永乐南藏》、《永乐北藏》三部官版大藏经,私版《径山藏》;清代有《龙藏》;民国有私版铅印《频伽藏》、《普慧藏》。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历经隋、唐、辽、金、明等五代刊刻的北京《房山石经》。随着佛教的传播,汉文大藏经先后东传至高丽和日本。他们根据各版汉文大藏经进行复刻、排印或编纂,先后共有8个不同的版本:朝鲜半岛的《高丽藏》;日本的《弘安藏》、《天海藏》、《弘教藏》、《黄檗藏》、《卐正藏经》、《卐续藏经》、《大正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大陆出版了被称为百衲本的《中华大藏经》,台湾出版了《中华藏》、《敦煌大藏经》、《佛光大藏经》,其中《中华大藏经》虽有校勘,以《赵城金藏》为底本进行影印,但留有遗憾,没有分段,尤其是没有标点;而从已出版的《佛光大藏经》来看,有校点的典籍仅仅374部,存目却有1023部。经历一千多年的历史时空,我们的先贤们精心校正、整理、刻印出几十部内容博大、形式精良的《大藏经》,把自佛陀降诞以来,两千多年佛教文化的结晶,汇聚成一座座宝库,构成了东方文明的一道壮丽的文化景观。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中曾专门论述法门寺的价值与意义,强调其不仅仅要作为文物欣赏,更要复活其内在的精神价值。他说:“1987年,在中国陕西的法门寺,地宫中出土了20件美轮美奂的琉璃器,这是唐代传入中国的东罗马和伊斯兰的琉璃器。我在欣赏这些域外文物时,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对待不同文明,不能只满足于欣赏它们产生的精美物件,更应该去领略其中包含的人文精神;不能只满足于领略它们对以往人们生活的艺术表现,更应该让其中蕴藏的精神鲜活起来。”因此在实现中国梦的进程中,我们要以现代科学的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重振佛学,对于我们重建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和悠久的人文传统,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让古老的国学焕发新的活力,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任务。古人说:“虽有佳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如果不对佛学进行深入的发掘和研究,又怎么能够掌握佛学的真实价值呢?如果没有国际化、现代化的视野探究佛学,又怎么可能让佛学重光?我们只有按照时代的新进步,推动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激活其生命力,才能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让中华文明同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丰富多彩的文明一道,最终才能为人类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引和强大的精神动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因此,值此盛世,一如以往修藏之目的,《新修汉文大藏经》不在“复古”,而在“返本”,故要进行多版本的校勘,以期研究者看到诸多善本的判别,便于取舍参考,能克舛误错讹;不在“守旧”,而在“开新”,以期分类科学,收录完备,以现代标点方便读者,利于普及。同时,正如杜继文先生所指出的,从传统文化的角度重新审视《大藏经》,对于我们的民族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可能会有许多新的发现,新的认识。这一点非常重要。佛教是第一个大规模进入我国本土,并融入我国社会的的异质文明和域外宗教文化,我们的先哲们接受了什么,拒绝了什么,对于我们民族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观念,都发生过什么作用,以及如何作总体的评估等等,都值得认真思考。而这不但有历史意义,也有很重要的现实和借鉴意义。

笔润禅意自栖居  一时花红何用争

“自古仁人志士,以儒济世,以道修身,以佛治心,可谓是智慧通达。”这是李叔同即弘一法师流传甚广的一句名言。在中国近百年文化发展史中,弘一大师李叔同是学术界公认的通才和奇才,其诗词、音律、书法、金石等等造诣皆达到了一定高度。

事实上,在中国历史上,文学书画艺术达到一定高度的高僧不乏其人。在唐代人们曾把江左通晓文艺、善于诗作的僧人称为“诗僧”,其中又以齐己、皎然、贯休“三大诗僧”最为知名。

以诗书画怡情、遣怀、治心,自古以来在僧众中就很普遍,而这些方外之人的作品又多透着禅意。

多年来,纯一法师仰慕前辈高僧的高怀远致,并在弘宗演教之余,将洗钵烹茶时的些许灵感,坚持“用诗歌表达,用画笔描绘,用音乐咏唱,用书法诠释”。他同样是诗书画俱佳,且作品透着鲜明的禅意。

《就路还家》

竟日营为天地间,无边欲望若群山。

等闲识得来时路,万水千山总安然。

《天真》

大千世界等微尘,凡圣含灵一乘因。

运水搬柴元自在,扬眉瞬目总天真。

玄关独叩山前雨,寂照能涵陌上春。

问道何须灵鹫去,浣花声里柳条新。

这是纯一法师较有代表性的两首诗,可以看出格调舒朗清远,处处透着禅思和诗人舒卷自如的洒脱。这种疏笔勾勒,淡淡的,却赋予人一种国画留白那样的情思飘远的无限空间,令人回味无穷。

智永、怀仁、怀素、亚栖、高闲、贯休、梦龟、文楚、弘一等一众大名鼎鼎的佛门书僧,印证了佛门书家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弘一法师曾经有云:“我觉得最上乘的字,或最上乘的艺术,要从佛法中得来,从佛法中研究出来。” 数十年的佛法修持和对于书法艺术的孜孜追求,同样铸就了纯一法师书法艺术独树一帜的风格。关于他书法艺术的名家评价众多,而他自己的见解对于认识他的书法艺术或许更有价值。他曾对人说,好的书法作品须有“三气”:(1)书卷气。要有文人的雅致,能给人美的享受;(2)金石气。有金石之风,力透纸背;(3)人品气。书法写的是人心、人品、人格,要避免媚俗。

在书法创作中,纯一法师比较注重“文人书画”基本精神禅意超越,所谓“一超直入如来地”。纯一法师对于艺术耕不缀,朴真实,呕心沥血,泽被众黎,智仁仰高山,他也因此赢得了中国佛教禅意书法领军人的美誉。

纯一法师的画(瓷板画)摆脱了传统语系,其瓷板脱逸了一般意义上瓷板画的“僵”“腻”“俗”的困囿,无论是釉上彩还是釉下彩,或是青花瓷版画,都以写意为主,纵笔而行,不拘泥,却自有规矩,开创了全新的艺术面貌。“一砂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的禅者境界,在他的作品中彰显无遗。颇有超现实主义和未来主义,特别是“禅意”无相而有相,有形而无形的“无”字门境界。

这或许是“纯一禅意艺术”的“纯意艺境”吧!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心头挂,便是人间好时节。”在纯一法师的书画艺术中,我们能够看到他洒脱自如的处世态度,展示了法师所追求的“禅意栖居”生活。

文化架起友谊桥 但愿寰宇同一梦

一千多年前,有一位高僧历经艰辛,西行五万里到达印度佛教中心那烂陀寺求取大乘佛经。被后世赞誉为“中华民族的脊梁”,被世界人民誉为中外文化交流的杰出使者。没错,此人正是唐三藏法师——玄奘。他西天取经的故事因为我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西游记》而广为人流传。

一百多年后,鉴真东渡日本,带去了很多佛经和医书,并传播了中国博大精深的建筑和雕塑文化。

“玄奘西天取经”和“鉴真东渡”的事迹,与他们留下的精神至今在日本、韩国乃至全世界都依然有着深远的影响。

《韩非子·说林上》有言,“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如今看来,国与国之间心相通的最佳渠道无疑是通过经济文化交流增进彼此间的了解和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在演讲中曾提到他对“国之交在于民相亲”的认知和重视。此外他指出,中华文化是我们民族的“根”和“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

纯一法师近年也积极走出国门,以艺术作品为桥梁、窗口,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促进国与国之间交流,上承玄奘、鉴真遗志,下接中国对外文化艺术交流的源流。

为巩固和加深中孟佛教友好,纯一法师三次以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身份率代表团出访孟加拉,成功地展开了系列富有建设性成果的人文交流活动,极大地增进了两国佛教界和两国人民的友谊。他还因在促进中孟佛教交流中的殊胜功德,被孟加拉国授予“阿底峡大师国际和平金奖”荣誉。

2015年,纯一法师将景德陶瓷艺术与玄奘舍身求法、锲而不舍的精神融于一体创作的,用以表达自己对玄奘法师深切的崇敬与感恩之情的瓷板画《丝路文明:玄奘——不朽的精神之2》被收藏于联合国。该瓷板画向世界传递着中国文明包容、多元、共生的思想和佛教大无畏的精神。

201610月,纯一法师“禅海游逸”世界巡回艺术展首站——日本站在日本京都文化博物馆隆重开幕,会上共展出了纯一法师多年创作的瓷板画、中国画、中国书法等作品近200件。

纯一法师此次的艺术个展全球首展受到了日本有关政要、佛教界、文化名人和书画艺术界的专家广泛认同与好评。开幕式上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专门发来贺信,表达了美好的关切。日本临济宗妙心寺派灵云院住持则竹秀南长老致辞说:“我跟纯一法师认识很多年了,今天看到他的200多幅作品我感到非常震撼。感谢纯一法师为中日友好艺术交流所做出的贡献。”

看到此次展会高朋满座、群贤毕至、气氛和谐融洽,纯一法师非常欣慰,“佛教无国界,艺术无国界……在广阔无国界的佛教艺术领域,我想用禅的精神来进行艺术创作,用禅意书画来展示、描绘和赞美大自然和人生,这是我此次画展的心愿之一,正所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希望艺术在中日交流中、在佛教文化交流中能起到独特的纽带作用。最后,祝愿中日艺术交流能够开出新的更加绚丽的花朵。”致答谢辞时纯一法师表达了他的欣喜和感恩之情。

继日本京都站之后,纯一法师的“禅海游逸”世界巡回艺术展未来还将带着法师“国际友好,世界大同”的美好心愿,赴法国、英国等国展出。此外,通过此次书画文化的友好交流,纯一法师还被东京艺术院聘为名誉院士,并被授予聘书。纯一法师和他的艺术作品将作为桥梁和载体,在助推中国佛教文化“走出去”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悦己,悦人;悦人,悦己,二者本为一体。怀着大慈悲和永久的关怀来践行自利利他的化度事业,纯一法师的主要动力之一来源于他对佛法恒远价值的认定:“佛法是自利利他的教法,是智慧的灯塔,它引导虔信者走向解脱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