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 首页> 聚焦中国> 视频展播

洒向人间都是爱 ——刘新旗教授关注老年人营养健康访谈实录

2016-07-13 12:00:28 丨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讲好中国故事  传播好中国声音。

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国网《聚焦中国》。

民以食为天,食品的营养价值和质量安全维系着每一个人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关切,在现代科技的助推下,食品的种类和形式也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那么食品科学与健康养生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尤其是对于老年人来说,怎样通过科学安排营养膳食来促进身体健康呢?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北京工商大学食品学院教授刘新旗。

 

主持人:刘教授,您好!欢迎做客中国网。

刘教授:主持人,你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刘教授,我关注到您一篇演讲叫提高老年人免疫力预防肌肉萎缩,是在第七届食品科技北京论坛上作过的一篇演讲,我知道您近期也是把研究的重点放在老年人身上,为什么呢?

刘教授:因为老年人的肌肉萎缩问题是关系到我们每一个老年人的健康问题,因为我的背景呢,我是在日本留学25年,在日本呆了25,这25年是日本老龄化社会进展比较快,或者是直接引导了影响了日本这25年的经济一直发展不起来,日本这25年我看到了日本的整个经济的一个变化,同时日本的老年人的比例从百分之十几增长到了百分之二十五,25%的老人概念呢,大概是四个里面就有一个老年人,那么整个日本的老龄化社会就搞得日本社会、政府、家庭等出现了很多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他们有什么关系呢?有很多的关系啊,比如说我们现在的家庭由于老人自己行动不便,或者说需要别人照顾,那么这些家庭呢,由于孩子少或者说需要吃饭、上厕所等都需要别人的帮助,生活不能自理了,那么就完全把一个年轻人的精力全部给投入到照顾老年人身上,这是指老年人在生活不能自理的前提下会产生的一系列的影响,本身作为老年人,他也有自尊,他也有尊严。因为一个人卧床不起的时候,自己生活不能自理,什么时候都要靠着别人来照顾的话,那么这个老人一点生活质量都没有,自己也觉得生命没有意义,生活没有意义啊!所以日本政府呢,当时就觉得三高病人有一部分是一些老年人常见的一些疾病,但是只占老人也就是20%30%,还有百分之七八十这些老人没人关注,大家都看着我们老人三高,认为这是病,实际上我们每一个老人都有一个肌肉萎缩谁都逃脱不了,肌肉萎缩的问题这个是让日本政府最头疼的一个问题,西方应该比我国更流行敬老院这也不一定,因为敬老院在国外的话实际上也就5%到最多也就10%,大部分90%那还是以家庭子女照顾为主,因为老年人的心理呢到了一定年龄以后他喜欢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他不愿意去养老院,因为还是觉得自己在家里头,他就是走也是想在自己的家里头走,他自己还是那种恋家情节,特别是年纪大了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那么我们中国现在我2011年中组部千人计划把我引回来之后呢,我当时也是看到我们中国的老龄化社会,因为日本的前车之鉴,看到日本很多的一些负面的东西,中国也即将达到老龄化最高峰,对啊我们中国现在是百分之十六十七左右已经接近2亿,由于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我们中国的老龄化社会呢,可能有一个跳跃性的发展,也就是在未来的510年会达到30%以上,那么老人人口会在四亿左右,相当于3个里头就有一个老人,这是很可怕的一个现象,因为老人如果生活不能自理,他会把很多的年轻的家庭的一些延伸的精力都牵扯进去,再加上我们中国的社会构造,因为我们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我们人口的增长危机止住了,但是造成了一个社会或者家庭的构造,成为两个孩子四个老人的这么一个社会状态,那么老年人呢就是4个老人,我们两个人一结婚的话,老人和女方的孩子一起住,男方不高兴,跟男方的一起住女方不高兴,不方便嗯,不方便,那么4个老人和我们一起住更不可能,因为它是完全不同生活习惯的一个家庭,导致我们中国将来的老人一定是以独居的状态,孩子不在身边的状态。老人如果独居的最先决条件就是生活能够自理,也就是他自己能够去散散步,买点菜是吧,自己上个厕所这是最起码的一些最基本的对要有保证。如果我们中国出现像这种肌肉萎缩,每个老人都要这样的话,那我们的孩子这边还要工作,有4个老人,其中4个老人里头有一个老人行动不便,或者说有什么问题的时候,这种比例很大的,因为这4个老人两个孩子是吧,这样的话就会把年轻人的整个家庭的经济负担包括精神上的负担还有时间上的压力各方面都会弄到我们的年轻人头上,这样的话整个的社会就会有很大的一种问题,同时家庭的经济分量负担也会很重,就算我们老人卧床不起了,我们请一个保姆,其实我们将来是三个里头就有一个老人,我们请一个保姆的话你相信这个保姆的工资也不会太低,因为他用工少嘛,因为这么多老人,四亿的老人一对一的对吧,那你就两个孩子你再去请保姆,这保姆的工资绝对不会比你小两口某一单方面一个人的工资低,同时照顾老人是一个很痛苦的一件事,比照顾小孩可能还要困难,因为老人如果行动不便的话,他在床上拉啊尿啊包括他上厕所,因为他的体重不像小孩那么小,你比方说保姆啊照顾孩子都不愿意照顾老人,所以这样的话我们中国呢,将来这个保姆的费用各方面都很高,那么整个的家庭啊社会的负担都会非常重,那您刚才谈到这一系列问题都是有一个前提,是老人生活不能自理,那么这个大多数您说有一个不可避免的因素叫肌肉萎缩,这个是可以预防的吗?这个也就是我这么多年做的工作的一个主要的一个方向,因为在日本,日本政府就感觉到就说我们这些三高病人,我们从医学从各方面把血压降下来,把血脂降下来,但是呢,有些老人他自己没这些病,但是呢,他们最后生活不能自理的都是因为肌肉萎缩,它并不是一种三高病人。它应该不是一个病而是一个症状,对它是由于年纪增大以后他肌肉逐渐萎缩了,这个肌肉萎缩呢,主要还是蛋白质供应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老年人会发生肌肉萎缩,我们发现通过大量数据的分析,我们发现老年人到了六七十岁呢,它的蛋白质的消化能力很低,是我们20岁或者说你本人的20岁时候的20%30%,这样的话导致他体内的蛋白质供应啊不足,由于供应不足形成一个负氮平衡的话,我们老年人的肌肉就会被一点一点的维持自己生命,为了维持自己生命那它蛋白质供应不上他只能把自己的肌肉一点一点地分解掉,利用掉这个肌肉一耗竭掉的话,他就完全没有行动能力了,肌肉就没有力量,那么会出现膝盖疼痛因为我们的膝盖是完全靠的这个踝关节,其实我们老年人大家都会觉得老后了要补钙,补钙实际上我们老人不是光补钙的问题,如果我们的肌肉没有的话,他整个上身重量全都压在膝盖上,那膝盖就会疼痛,而我们年轻人谁的腿都不疼,为什么不疼呢,就是因为我们有肌肉。我们上身的重量压的时候他会把我们肌肉的力量分散开,重量分散开,所以我们膝盖年轻人谁也不疼。但他到了老年以后随着肌肉的萎缩,最后导致他的膝盖疼痛腿也疼了没有力量了,各种疾病也会出现了,这都是因为我们的蛋白质供应的问题。

 

主持人:那您刚才谈到这个肌肉萎缩啊,在我的理解来说,是不是直观的看就像人的皮肤一样,皮肤衰老一样不可避免,但是它可以延缓。

刘教授:是这样的道理。说我们经常有的老年人同样的年纪的人,有的人他还能走路而且精神状态很好,有的老人已经是皮包骨了肌肉完全被萎缩了,这个就是说随着年纪的变化,自然的现象,肯定会新陈代谢下降,蛋白质供应出现问题,但是呢,我们通过不同的方式给老人把蛋白质让他体内的营养要保持比较好的话,完全可以达到一个延缓他衰老或者肌肉萎缩的速度。

 

主持人:您说老年人对蛋白质的吸收效率会比较低,那应该是常规的我们说的肉蛋奶其实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吗?

刘教授:肉蛋奶不是说不能满足,就是说我们现在的肉蛋这些动物蛋白里头有大量的脂肪,因为我们这个蛋白里头那个脂肪含量比较高,因为老人对脂肪的消化能力还是蛮高的,是20岁左右的人的70%左右,只有蛋白质降的比较低那我们再摄入一些蛋白质的时候,第一要避免大量的脂肪的摄入,第二还是推荐尽量以植物蛋白为主,对老年是比较好,对有针对性。那么植物蛋白呢,这里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蛋白质的平衡问题,因为我们人的营养就比如说氨基酸,我们蛋白质一共有21种氨基酸,其中里头有89种的必需氨基酸,这必须氨基酸呢要平衡要选择比较平衡的蛋白质去补充,老年人不能说我随便只要是蛋白质我都去补充,首先我们对老年的肌肉萎缩呢要考虑营养好不好,因为我们的老年人和儿童是一个逆向的,比如说我们儿童刚开始是不健全逐渐慢慢健全以后离乳,然后可以吃饭了。老年人正好是他的反向,本身它是很健全的,然后他的酶啊消化系统慢慢丧失,最后和儿童刚生下来是一样的。所以说完全是一个反向的,那么儿童呢我们国家有法规制定,比如说这个蛋白比如说我们儿童呢有婴儿配方粉,有痘豆基配方粉和奶基,为什么国家规定奶基和豆基来供儿童的蛋白质呢,而不能允许其他的蛋白质比如说胶原蛋白、小麦蛋白去给小孩去吃,这是国家法规的规定,就是因为这里头的氨基酸是比较平衡的才能给孩子吃。那我们老人也一样到了儿童的反向的一个方向的时候,我们给老人在供应蛋白质,首先也要考虑一定是氨基酸平衡的蛋白,不能让本身老人消化能力就很低,然后它的代谢能力很低,然后供一些氨基酸不平衡的蛋白质的话,实际上最多是增加老人的肾脏的负担,所以一定要考虑怎么去补充蛋白质一定补充氨基酸平衡的蛋白质,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那么这里面呢一般呢牛奶、鸡蛋动物蛋白这两个氨基酸平衡是非常好的,鸡蛋和牛奶那植物里呢就是大豆植物蛋白为主,它的氨基酸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能满足我们老年人需求的。

 

主持人:您近年来也是专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听说有一个东西叫蛋白肽啊,有什么样的理论成果,想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呢?

刘教授:首先我做的这么些年的老年人的肌肉萎缩呢,选择的原料就是刚才我讲的,首先要选择氨基酸平衡的蛋白质,那么我通过老年人的脂肪代谢等各方面的研究,我们发现呢植物蛋白里面的大豆蛋白它是一个氨基酸平衡非常好,所以这几年呢我就通过把大豆蛋白做成蛋白肽,满足我们老年人的蛋白质的供应和需求。蛋白肽是什么样的一种物质蛋白肽呢,就是刚才说这个首先是我讲的蛋白质首先选择一个氨基酸平衡很好的蛋白质,这个肽呢就是我们把一个大分子的蛋白质因为老人消化不好的时候我们就要在加工过程中就把它变成比较简单的说小分子的蛋白质方便吸收。方便吸收也就说我们老年人消化能力有问题的时候,我们避开了老年人消化能力降低的劣势,我们给他补充的不需要消化它直接就被吸收,这样的话老人的蛋白质补充呢就完全不需要不管它消化能力高与低了,就完全能够让他的体内蛋白质能达到很高的状态,这样的话就减少了我们的老年人的负氮平衡而让他的肌肉的萎缩呢就能延缓或者阻止他的肌肉萎缩。

 

主持人:那我们通俗的理解可不可以说,这就相当于把五谷杂粮磨成粉比直接吃要吸收的快。

刘教授:从概念上是什么讲啊,但是蛋白质它是一个分子是吧,当然和五谷杂粮磨成粉再容易被吸收一样,但是呢五谷杂粮你这个小麦粉还有豆子等你磨成粉,但是说在胃里它是容易被消化并不是说它能够吸收,而我们这个分子呢并不是说我们把它蛋白我们把它变成了再细的粉末你还是吸收不了它,一定要变成非常小的分子很小的分子才能通过我们肠道被吸收,概念上是不一样的。但是也从大的从概念来说我把大的东西变小了容易吸收了,但并不是我们谷物磨碎了他还是一个大,但是通过我们肠管吸收的是分子水平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把它分子量比较大的蛋白质把它切成小分子,以后避开老年消化能力低的缺陷,吸收了以后在体内又给他供应大量的蛋白质,然后让我们老年人的体内在合成他自己身体所需要的白血球红血球也好,包括我们的肌肉也好,其实我们所有的人的头发指甲皮肤都是蛋白质。我们的白血球红血球都是蛋白质,我们拽根头发都是蛋白质,所以我们看自己的一些老年人呢他到了年纪以后呢头发变软了变弱了,甚至有时候开始掉发变秃了,都是因为我们的老年人的蛋白质供应不上了,因为头发对于我们人体是最没用的东西,如果蛋白质供应不上的话它没有这么多营养去考虑头发的问题了,所以老人的头发一定不会很好。

 

主持人:那我们刚才讲的关于蛋白肽的吸收是从理论的角度去分析,我想大家都非常关注一个实际性的问题,怎样去摄取这种物质?

刘教授:因为我们把这个蛋白质做成肽之后呢,也形成一些产品。那么这种产品呢跟我们的大豆蛋白现在比如说一些企业做了很多的蛋白粉的销售,那么这些蛋白粉呢对于一般的正常的成年人没什么问题,大家已经在中国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销售也受到消费者的认可。年年的销售量也在增加,现在以肽这种方式做成一种功能蛋白的产品呢,在国内也有很多的企业已经开始用这个肽来为老年人供应蛋白质,比如我们现在的一些比如中粮也好,汤臣倍健也好,很多的企业已经开始用这种产品了,那么我从国外回来以后呢把技术转让给国内的一些企业也生产了蛋白肽这个产品,这种产品现在在国内很多的企业包括个别一些医院已经运用到临床,希望能够帮助我们病人的体质的恢复,这个产品呢现在在市场上已经有,大家如果关注的话应该能够买到,就是看那个产品的成分表上能看到嗯能看出来,当然国内现在有些企业也做一些虚假的东西,这个肽那个肽在老年人选择产品的时候,我建议老年人不要去选择氨基酸平衡不好的一些蛋白质做的肽,比如说胶原蛋白或者小麦蛋白因为这些肽它的氨基酸平衡不好我们老年人本身就那么一点点的消化和饮食能力和摄食能力,希望老人吃的是跟孩子一样,小孩也是只能吃那么一点点东西的时候你尽量给它吃优质的东西,那么我们老年人现在呢到了年纪大了本来摄入东西就很少,这时候一定考虑要优质的蛋白,很多老人只知道什么叫蛋白质,但什么是优质蛋白没法去判断,所以销售的人都是这个蛋白好那个蛋白好它就吃了,实际上是不是很科学的这真的需要我们中国还需要在营养科普上需要做很多的一些工作。

主持人:您说到这儿,我也想到一个问题,现在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食品的质量要求其实还挺高,但是随之而来就出现了一种概念性的食品,比如说像您刚才说的我这个含蛋白质啊,什么氨基酸呀有机之类的,您觉得像这种概念化的宣传有没有什么好的,或者是局限性的影响,如果有弊端我们应该怎样规避这个问题?

刘教授:是非常难回答的一个问题,因为很多厂家去炒作自己的东西,他也会拿一些专家或者教科书上的一些语言,蛋白质很重要氨基酸怎么怎么好这种话,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这些语言是正确的,但是这个做产品里面,你这个是不是适应老年人,老年人吃着从氨基酸平衡包括你这个里头分子量的大与小包括你的一些功能性的片段存在不存在,能不能给我们老人提供健康的营养或者帮助我们老人预防肌肉萎缩等等。这方面真的还需要我们去自己去鉴别这个工作,从我在日本这个经验来看的话,日本对国民的健康教育从上面往下每一年都有一个叫做科学普及这么一个教育,免费的让一些老年人会听一些公正的比如说一些从营养学的角度去讲,我们怎么去关注健康。其实我们现在也在做这件事儿啊,中国是觉得是在做,但是我就觉得很多我们的国内的厂家,为了自己的产品的销售或者说过多的夸大的宣传之后呢,导致本身我们有正确的东西,很多老年人听了以后呢也不知道哪个是对的了,所以这个甄别的能力呢还是很难的。那么我们大家都寄托于监管,那么怎么去监管,其实我们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这么多的人口我们这个监管呢也是很大的问题,所以让我们中国呢老年人有一个正确的选择食品呢,真是一个政府也我想也是比较头疼的一件事,同时我们做营养的人我们也期待着所有的做营养的一些企业,或者做功能食品也好,做食品企业能够从客观的角度科学性的角度真正的为自己家里的老年人的健康去宣传,比如说我做这个肽的话,我自己首先我第一要自信的说,我做这个产品我销售产品我的父母,自己的父母能不能吃,如果父母吃而且我非常积极地推荐自己父母吃,我相信这个产品一定是安全的或者说你至少你是认可的。

 

主持人:您个人就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要年轻没有,您是不是也吃自己生产的产品。

刘教授:我当然吃了,我到现在从我自己搞这个蛋白的研究到现在,从来一直每天不缺时的,肯定在补。看来有效啊,很有效啊!我昨天刚做了体检,我的骨质大家看了以后,医生都很吃惊,你这年龄怎么这么好的骨质,也没什么大的疾病,也不感冒,就免役力非常强这点我还是蛮有自信,只是说这几年回到国内工作比较忙,睡眠时间短一些,疲惫一些。本来我觉得可以更年轻。

 

主持人:除此之外,听说小分子蛋白肽还对糖尿病有一定的疗效。

刘教授: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刚才讲的这个糖尿病呢它是一个代谢疾病,也就是我们的血糖和代谢的问题,如果我们老年人自己血糖很高,那么我们经常有些大夫就说,第一你要控糖,第二蛋白质的供应也要考虑一下,因为我们血糖的下一步再往下一走就会变成肾被破坏,最后变成透析是吧,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那么血糖高的时候呢,我们的吃的里头这个糖进入体内会不会被利用掉的问题,是个代谢的问题,当然糖尿病的病因有很多,有一型糖尿病和二型糖尿病,我们中国一般大部分98%都是二型糖尿病,都是我们后天吃出来,当然是二型糖尿病也有不同的病因,有的是胰岛素分泌有问题,有的是胰岛素的抗性的问题,不管怎么说,病因不同但是都是一个代谢疾病,也就是我们的血里糖的代谢出现了问题,我们很多的医生也鼓励我们的糖尿病病人呢每天出去要散步一到两个小时,第二天血糖就会下来,实际上这个散步呢就是帮助我们把体内的糖的能量消耗掉,把糖消耗掉完了血糖就下来了,不要去用药不要靠胰岛素把我们血里的糖刺激这个细胞,强行把这个糖输送到细胞里头但你到了细胞里头糖进入细胞了,进入细胞中你不用掉它它也会变成脂肪,在细胞里堆积下来。所以比如糖尿病会出现浮肿啊是吧这样的问题,都是因为真的这个血糖没什么用,把它代谢掉了,那我们说积极的方式就是走路希望把血糖给代谢掉,我们老年人为什么说糖尿病要用肽比较好呢,就说我们首先第一我们做的这个大豆肽并不是说肽都好,我说的胶原蛋白肽没这个功能,但是对于植物这种大豆肽它的氨基酸平衡的这种呢就是说能够进入体内之后,它能增加我们老年人基础代谢也就是他的肌肉不会萎缩肌肉呢,它是对我们糖的消耗是最大的,也是我们摄入的糖的热量的70%都是在我们肌肉里头给消耗掉的,如果能够有很强的一个肌肉,他的基础代谢提高的话那么血糖的代谢糖的消耗就会增加,这种积极的一个方式能让我们的血糖逐渐趋于正常,那本身糖的代谢是一个靠各种一些酶靠一些蛋白质去代谢,因为你的肌肉力量强了同时你的血中的氨基酸蛋白质浓度比较高的时候,他的身体的新陈代谢会加速,身体基础代谢提高的话那么热量消耗就会增加,就需求量增加,需求量增加自然就会把我们的糖和脂肪呢就会尽量给消耗掉,所以呢我一直主张就说我们老年人只要吃了肽以后或者我们糖尿病一些病人吃了肽以后能够让我们的基础代谢提高,那么他这个血糖也好它的代谢都趋于正常,也有一种积极的辅助的一些作用,另外一般我们这个糖尿病代谢上的一个问题最后会导致肾脏负担会加重,我们经常国内提了一个问题说我们有糖尿病有肾病一般的大夫说不要吃要控糖,而不是控蛋白。同时呢控蛋白特别糖尿病到了后期就开始说增加肾脏负担,加速你的肾脏的负担的话少吃蛋白,不让吃大豆,不让吃海鲜,少喝啤酒,少吃动物的内脏,实际上这里头就是要控制非蛋白的摄入,我们有一种氮,这个氮呢就是说有非蛋白氮,我们有蛋白质之间氮元素,同时还有非蛋白氮,非蛋白氮就是像嘌呤啊,主要是以嘌呤为主的一些包括像我们的味精,谷氨酸里头的这个蛋白大量摄入也会增加肾脏负担,所以摄入蛋白质首先要考虑说把非蛋白氮减少,因为你得糖尿病以后肾脏受损之后肾脏的处理能力本来是这么大,那么变小了以后呢还有一部分还要去处理一些非蛋白氮,这样的话肾脏负担会加重,同时呢蛋白质代谢会减少,最后导致这个老人的蛋白质不足又控糖又控蛋白,蛋白质一控就刚才我们讲的老人肌肉萎缩啊,这老人的肌肉很快就没有力量就慢慢的只能形成恶性循环,挖东墙补西墙的感觉,嗯补了这个缺了那个,最后老人这个病人的肌肉萎缩会加速,最后可能会行动啊各方面都会受到影响,这是一个减少非蛋白氮同时还是我刚才讲的要考虑氨基酸平衡,因为我们蛋白质有8种必需氨基酸,这必需氨基酸必须从食物里获得,如果你氨基酸蛋白质不好不足,不平衡的话我们觉得我摄入这么多蛋白质,但是由于不平衡相当于我们木桶做的那个桶一样有一块板不足剩下的氨基酸都得被代谢掉,那多余的氨基酸又要从肾脏代谢掉这样的话,给我们肾脏也会增加负担,这样的话从非蛋白的摄入通过氨基酸的平衡要保证好的话,其实糖尿病和肾脏病并不是很可怕,正确的把这个蛋白质的补充方式考虑好了,完全也能让我们这些肾脏病和糖尿病有一个很好的方向来起到很好的一些积极方面的作用。

 

主持人:从饮食上和营养调整啊,可以说您也是为了国民健康,特别是老年人的健康鞠躬尽瘁。

刘教授:不能说我鞠躬尽瘁,就说我觉得作为一个研究者,做一个搞技术的,一直觉得我们中国的老龄化社会呢是一个很可怕的一件事情,本身我自己原来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呢,我是八七年去的,然后一直在日本的国内食品研究所做技术理论研究,2000年我母亲还比较年轻的时候,也就是不到70的时候突然病了,然后我回到国内,飞来飞去照顾自己父母,然后看到自己父母在自己怀里头,基本上在我自己的怀里头咽气,当时觉得很无助。自己也是搞生物学的,搞这方面研究了。眼看这么年轻自己母亲这么快就离开了自己非常痛苦,就觉得真的很无奈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就把日本食品研究所的工作给辞掉了,然后进了一家企业,就希望能够自己开发产品真正能够做一些切实为老年人能够有作用的一些产品。

 

主持人:我相信您的母亲在天上也会为您感到骄傲。

刘教授:希望是这样吧。

 

主持人:我想知道您作为国家千人计划的高层人才,您怎样看待自己所研究的领域和成果?能不能跟我们谈谈您的健康产业梦?

刘教授:怎么说呢,因为我们中国真是很大,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比较小的,其实我2011年从日本回来以后,转眼之间忙忙碌碌也将近四五年了,很快感觉到时间这四五年的过程中,自己也就在一直强调日本老龄化社会给日本的经济家庭带来的一些负面作用,我也一直呼吁前车之鉴吧,我们不能重蹈覆辙是吧,人家国家这么走了,我们国家将来应该比他们的老龄化还要严重,我们应该怎么去对应,所以回来之后在推广自己的一些健康理念的同时,也做一些产品,也希望真正为中国的老年做一些作用,那这四五年也是一直在各地方去讲演讲课,把日本的这些老年社会的问题提及出来,同时也希望给国民带来正确的一些健康的理念,现在在北京工商大学食品学院也在努力去做一些基础的研究工作,希望能够从不同的方面比如说我们老年人的,除了肌肉萎缩还有一些其他的改善睡眠,还有各种各样的一些糖尿病啊癌症病人等,他们的营养怎么去调整,怎么样能让我们这些病人能够通过营养的干预的方式提高老人的幸福指数,最近我们国家就今年71号有特殊医用配方食品这么一个法规出台,大家现在关注的医院里面的各种病人的一些康复问题,手术后的康复,癌症病人的康复,还有各种回到家里以后由于疾病带来痛苦做完手术以后能够快速的修复,那这方面食品国家也出了这么一个法规,那我也在积极的在特殊医疗配方食品方面对各种病人的营养干预上以蛋白质怎么去影响了人的身体,怎么去补充蛋白质,什么样的病人,什么样的时间,怎么样的去补充,能够让我们病人的康复能够更快一些,也和国内的一些医院一些老师,比如说咱们301医院的营养科,包括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的石汉平老师,做肿瘤方面的一些营养和这些老师也经常在一些沟通,一起去考虑,怎么把中国的营养干预方面吧能做的普及的更好一些,希望能做一些真实有效的东西为我们老年人做点贡献。

 

主持人:那我觉得在节目的最后非常有必要的一点,我希望您能给广大观众朋友特别是老年人朋友提一些建议,比如说在物质的摄取上,在营养健康上以及在心态的调整方面,能不能提一些建议。

刘教授:其实我们老年人的健康呢,真是一个我们相信有些老年人,大家年轻的时候,身体都会很好,都是因为我们国内饮食方面造成了一些负面的东西,最后导致一些疾病,当然有些老人比较关注身体健康,关注食品,有些老人身体还不错,但是最终呢肌肉萎缩还是要发生的,怎么延缓,我觉得是我们老人第一要考虑的,第二在饮食上头呢,我希望我们中国的老年人的油脂的摄入,包括我们中国国民的油脂摄入也应该考虑要减少,因为我们中国是一个食谷物的一个民族,谷物呢在我们中国的传统的饮食习惯,把谷物的东西做的好吃,煎炸炒把些蔬菜都炒一下,弄一下,赋予各种口味,这是我们中国传统的饮食,真是非常好,但是这种传统饮食呢,是因为基于我们中国食谷物的基础,当时没有太多的动物的吃的,比如说我们肉很少,鱼很少,那么我们把蔬菜做的为了把谷物做的很好吃,做成饺子包子是吧,把各种蔬菜搁很多油一炒,油脂也摄入了,我们的糖分也摄入了,蛋白质也摄入了是吧,这种方式非常好,但是随着经济的变化以后,我们现在饮食习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经济好了,大家的鱼肉已经吃太多了,鱼肉这么要吃的话,就导致我们中国人的肉的摄入量非常大,欧洲人他们是食动物性的民族,他们吃肉吃的很多,他们吃肉但是人家不炒菜,人家不搁很多油,我们现在把欧洲这种吃肉的民族的一些习惯和我们中国传统的炒菜加在一起,最后导致我们中国人的摄入油脂量是世界最大家里买一桶油就跟喝水一样要不了半个月没了,这样我们自然就会导致我们中国的三高病人,这样的一些成人疾病都会产生,所以要改变我们中国的饮食习惯,我们饮食指南上推荐的每天摄入25克的脂肪,我们中国在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都超过80克,都已经超过了3倍到4倍,那样这是个平均值有的人可能会超过100多克,所以我们中国的饮食习惯肯定要进行调整,一定要调整,不调整的话,我们中国的成人病的预防是一个空话,那么淀粉的摄入是吧,高糖高热量的东西再加上这么大的油脂摄入,一定会导致我们中国人的健康受到很大的威胁,希望从饮食方面,当然我们多吃水果,我相信大家都已经这方面都能做到是吧,多吃水果多吃蔬菜这个东西我也不用多强调,我想大家都知道。再一个就是我们老年人也好除了自己的饮食之外,在选择自己饮食的时候,一定要选择高质量的,多学一些什么叫优质蛋白,肌肉萎缩也好各种免疫能力也好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蛋白质的供应,那么做什么人呼吁什么吧。

 

主持人:那我也比较关注这方面,希望老人都在蛋白质选择上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蛋白质的选择好的。那也感谢刘教授今天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科学的知识,这么多健康的理念,也衷心地希望您今后能有更多的研究成果跟我们分享,谢谢!

刘教授:我这方面呢尽量努力,我的目标就是人的寿命和我们的健康寿命尽量一致,让我们老年人老后更加幸福。

 

主持人:嗯,我想这也是我们共同的希望。好,节目的最后,再次感谢刘教授做客中国网。

刘教授:谢谢!谢谢!

 

    主持人:健康是每一个人拥抱世界的前提和保障,科学养生,合理膳食和保持良好的心态,则是维系健康的重要条件,现代食品科学在商业化运作和产业化的过程中,已经成为一把双刃剑,而以刘新旗教授为代表的一批专家,正在用自己的专业和科研成果来圆一个健康产业梦,让我们一起更加科学地守护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好,今天的节目到这就要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中国网《聚焦中国》,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