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 首页> 聚焦中国> 建筑环境

妙峰山再现皇家朝顶进香大典

2015-09-17 12:10:26 丨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妙峰山皇帝朝顶进香大典”皇帝扮演者北京世纪雨浓文化传媒中心董事长纪雨浓先生

2015528日,北京妙峰山再现历史皇家朝顶进香大典,这是中国人生科学学会民俗文化健康发展工作委员会策划主办,北京世纪雨浓文化传媒中心承办的北京民俗文化“复制”活动。

中国人生科学学会民俗文化健康发展工作委员会是教育部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属下的文化工作机构,自成立以来,致力于对中华民俗文化挖掘整理、继承创新,该工作委员会聚集了民俗文化专家、清代大学士纪晓岚传人纪雨浓,京城“四大猴王”李建利,中国空心连体字发明人、曾获四项世界吉尼斯纪录、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阿郎一笔,中国著名双笔书法家尉新民,著名金牌主持人阿旺等文化艺术精英。这次他们携手北京武术学校举办皇家朝顶进香大典,目的是再现历史上皇家进香的恢弘场景,传递和谐欢乐、喜礼孝道的文化信息,更为重要的体现民俗文化工作委员会“走基层、接地气”的务实作风。

妙峰山是北京市名山之一,京郊游览胜地,位于京西门头沟区境内,旧名仰山,以“古庙”、“奇松”、“怪石”、“异卉”而闻名。因山势雄峻,五峰并举,妙高为其一,故亦称妙峰山。尤以创建于明末的“天仙圣母碧霞元君庙”著名。清至民国间,每年农历四月初一至十五妙峰山都要举行盛大庙会,期间“文会”有“粥茶会”、“面茶会”、“青菜会”、“献盐会”、“缝绽会”等,“武会”有杠箱会、狮子会、中幡会、杠子会、石锁会、双石会、吵子会、花坛会、花钹大鼓、开路会、五虎棍、秧歌会、太平会等。花会一开,幡旗飘扬,鼓磬齐鸣,观者如潮。妙峰山庙会期间,京都万人空巷,其规模堪称华北之最。

妙峰山还与皇室活动有着紧密联系,慈禧及皇室宗亲等也以到妙峰山进香为耀。

“妙峰山皇帝朝顶进香大典”皇家仪仗队扮演者北京广雨文武实验学校学生

妙峰山还有浓郁的红色革命历史,抗日战争期间,妙峰山为抗战“八区”,是抗战时期连接前、后方的中继站,大批爱国青年从妙峰山辗转奔赴延安,开始他们的革命生涯。1945年夏初,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领导的挺进剧社把迎接抗战胜利的大戏唱上了妙峰山。这可贵的一幕记载下中国共产党和她所领导的军队的足迹,也证实了妙峰山不仅有秀丽的风光,还有那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不能忘怀的革命历史。

这次妙峰山将再现皇家朝顶进香大典活动得到了门头沟区妙峰山旅游区管委会的大力支持,亦得到了相关民俗爱好者的积极参与,是民俗文化继承创新的一次良好的尝试,也是中国人生科学学会民俗文化健康发展工作委员会对于华北民俗文化挖掘整理推陈出新的开端。                                     

2015528日,北京妙峰山再现历史皇家朝顶进香大典,这是中国人生科学学会民俗文化健康发展工作委员会策划主办,北京世纪雨浓文化传媒中心承办的北京民俗文化“复制”活动。

中国人生科学学会民俗文化健康发展工作委员会是教育部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属下的文化工作机构,自成立以来,致力于对中华民俗文化挖掘整理、继承创新,该工作委员会聚集了民俗文化专家、清代大学士纪晓岚传人纪雨浓,京城“四大猴王”李建利,中国空心连体字发明人、曾获四项世界吉尼斯纪录、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阿郎一笔,中国著名双笔书法家尉新民,著名金牌主持人阿旺等文化艺术精英。这次他们携手北京武术学校举办皇家朝顶进香大典,目的是再现历史上皇家进香的恢弘场景,传递和谐欢乐、喜礼孝道的文化信息,更为重要的体现民俗文化工作委员会“走基层、接地气”的务实作风。

妙峰山是北京市名山之一,京郊游览胜地,位于京西门头沟区境内,旧名仰山,以“古庙”、“奇松”、“怪石”、“异卉”而闻名。因山势雄峻,五峰并举,妙高为其一,故亦称妙峰山。尤以创建于明末的“天仙圣母碧霞元君庙”著名。清至民国间,每年农历四月初一至十五妙峰山都要举行盛大庙会,期间“文会”有“粥茶会”、“面茶会”、“青菜会”、“献盐会”、“缝绽会”等,“武会”有杠箱会、狮子会、中幡会、杠子会、石锁会、双石会、吵子会、花坛会、花钹大鼓、开路会、五虎棍、秧歌会、太平会等。花会一开,幡旗飘扬,鼓磬齐鸣,观者如潮。妙峰山庙会期间,京都万人空巷,其规模堪称华北之最。

妙峰山还与皇室活动有着紧密联系,慈禧及皇室宗亲等也以到妙峰山进香为耀。

妙峰山还有浓郁的红色革命历史,抗日战争期间,妙峰山为抗战“八区”,是抗战时期连接前、后方的中继站,大批爱国青年从妙峰山辗转奔赴延安,开始他们的革命生涯。1945年夏初,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领导的挺进剧社把迎接抗战胜利的大戏唱上了妙峰山。这可贵的一幕记载下中国共产党和她所领导的军队的足迹,也证实了妙峰山不仅有秀丽的风光,还有那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不能忘怀的革命历史。

这次妙峰山将再现皇家朝顶进香大典活动得到了门头沟区妙峰山旅游区管委会的大力支持,亦得到了相关民俗爱好者的积极参与,是民俗文化继承创新的一次良好的尝试,也是中国人生科学学会民俗文化健康发展工作委员会对于华北民俗文化挖掘整理推陈出新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