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 首页> 聚焦中国> 律师风采

田霖律师:死磕刑案二十年 守护正义非等闲

2015-09-09 10:12:15 丨 文章来源: 中国网

   

田霖律师

   1994年,24岁的田霖“初出茅庐”以律师的身份正式执业;20年后的今天,他在执业“成绩薄”上写下了一起又一起精彩案例,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工作方式和办案风格。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的人和事,却从没有改变田霖坚守公平正义,做一名称职的、优秀的律师的信念;办理刑事案件尽管不乏艰难甚至风险,但他坚定不移,迎战风雨,巧解疑难,用行动说明了一切。

田霖律师有跟其他众多律师的相同之处,如勤奋敬业、好学上进、追求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等,同时又有不同于其他律师的地方,如深谙法律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不囿于固有模式,善于在细节与微观上锁定证据,对法理研究深入细致,常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之识见等。

跟律条死磕,跟案件死磕,跟成功死磕,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这,就是兼具集实战型与学者型特点的田霖律师的“画像”。

田霖律师现为天津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担任天津市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天津市河北区社会学院法学系客座讲师、农工民主党天津市委员会社会经济与法制专业委员会委员等。

在柏林与德国律协会长交谈

                  态度:“没有小案件,只有小标的”

杰出的俄国戏剧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句名言:“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这句话反映了对职业、对事业的严谨与赤诚,被许多有志于表演的演员视如圭臬。在田霖律师看来,律师职业同样少不得严谨与赤诚,他常用一句来警醒自己:“没有小案件,只有小标的。”

20年田霖律师代理民事、经济、刑事、行政案件数百件,精通公司法律事务、房地产法律事务、刑事诉讼、劳动纠纷、行政诉讼、企兼并收购、企业改制、仲裁等诉论及非诉讼业务,并为数十家企业、行政机构担任法律顾问。不论接手的是大案要案,还是普通的、标的很小的案件,亦或是担任公司法律顾问这样的角色,田霖律师都认真对待,全力以赴,以求得交出一份满意答卷。

     田霖在上学期间刑法曾考过97分,一度让他引以为豪,并坚信与法律“有缘”。执业不久后代理的一起倒卖假币案件,显示出他善从不同角度发现和掌握证据、灵活运用法律的敏锐与干练,增强了他“是块当律师的料”的自信。

这起倒卖假币案件的被告人,一审以倒卖假币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被告人不服判决上诉,二审由田霖律师代理。他在了解这起案件的整个过程后,通过逐字逐句查看案卷,终于从一份证人前后不一的证言中发现了疑点。后来,他据此为突破口在开庭时陈述意见:一、证人证言只是一个间接证据,无法证实证人听到的是不是数钱的声音;二、即使是数钱的声音,是不是犯罪所得?三、即使是犯罪所得,怎么确定就是3000元?

被评为天津市十佳青年律师

这三个问题貌似并不怎么“硬实”,但环环相扣,又有情有理,让公诉人不得不对案件重新衡量。最终,法院判定被告人的刑期由5年改为3年6个月。

田霖律师代理过的一起标的额不到8000元的、前前后后耗费两个月时间的案件,既是他眼中没有“小案件”的写照,又见证了他“侦探式律师”迥异于常的思维。

这起案件的起因是两名四年级学生追跑打逗,前边的学生跑到楼道里一扇玻璃门后面,用胳膊顶住门不让后边的同学过来。后边的同学就用身子撞门,结果玻璃被撞破,导致前边学生颈部被划破。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受伤的孩子到医院缝合伤口后,依然疼痛难忍,家长遂带他去医院拍片,才发现其左肺部有异物,经开胸手术从左肺里取出了长20毫米、宽5毫米、厚3毫米的棍状玻璃碴。经分析,这是玻璃碴扎破了孩子的血管,随血液循环进入了肺部。

后期便涉及到赔偿问题。受伤孩子住院13天,花费1万多元医疗费。对方孩子家长垫付6000多元,便以“学校也有责任”不再支付剩下的钱。受伤孩子的家长找到田霖代理此案。

田霖律师接案后,反复地对其中的关系和法律适用进行尝试、切合,但始终不得要领。或许谁也不会想到,在一个星期时间的大脑高速运转后,他竟然生发“神来之举”:从学校事故玻璃门的厚度做文章。受伤孩子体内玻璃碴的尺寸证明事故门的玻璃厚度是3毫米,但这个厚度合适吗?田霖经过对照玻璃门窗的设计规范标准,发现学校这扇门应当安装大于或等于5毫米厚的玻璃,实际的3毫米厚度不符合建筑规范。

最终,法院判决学校和对方家长各承担40%,受伤者一方承担20%。这个结果实现了两个孩子的家长及学校三方的“认可”。 

                观点:“保护‘坏人’合法权利,更能体现法治进步”

    刑辩一直是田霖律师多年来的“主业”,在他为当事人有理有据的辩护下,有的转出了“鬼门关”,有的洗清不白之冤,有的减少了刑期,有的争取到了人身自由和权利……这其中的不少情节,不亚于电影镜头中的跌宕起伏、惊险刺激。

    26岁女青年林某贩毒案由死刑变死缓的“生死角力”,得益于田霖律师办案思路的一次“突出重围”。

2007年,林某因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天津市某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林某不服提出上诉,案件由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受理。一审的辩护人是个常做刑事案件的老律师,他在一审辩护时,力图通过买卖毒品有案外人“引诱”的情节获得免死或减刑,但最终“引诱”无法证实。二审期间,林某家属委托田霖律师代理此案为林某进行辩护。

田霖律师接受委托后,复印并查阅了案件全部材料,并13次赴看守所会见林某本人。田霖律师根据法律并结合案件事实为林某提出了十条辩护意见,其中包括“传唤买毒品人则是依据林某的供述,而供述又是在林某被刑事拘留之前。”“根据法律规定,在公安机关没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前,主动交代主要犯罪事实,视为自首……”最终,二审法院认为一审量刑过重,判决林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当事人家属对田霖律师的辩护千恩万谢,赠送题写“滴水穿石之精神”内容匾牌相谢。

  2009年,田霖律师为一名被指控故意伤害罪的被告人辩护,此人曾因抢劫被判无期徒刑,服刑17年后出狱。事情的经过可简表如下:被害人因欠赌债不还,被告人开车将他劫持走,折磨了一夜,并将他打得伤痕累累。第二天一早,被告人开车将被害人带到一宾馆门前。看到他伤情太重,被告人让一名小弟把被害人送到某医院急诊室,并嘱咐小弟“看见大夫把人一放赶紧走”。后被害人经医院抢救保住了性命。

田霖在庭上主要用论理的方法辩护。他说,第一、被告人有主动救助的情形。二、产生很好效果,挽救了被害人生命。因为宾馆对面就是肿瘤医院,他们却没有把被害人送去那里,而是绕远送去另一医院,因为那里是专科医院,可以及时有效地治疗伤情。

最后,身为累犯的被告人被判刑5年半,算是“罪有应得中的幸运”。

在一些普通人看来,田霖律师高超的刑辩能力用在替“坏人”说话、撑腰上,不免有点“搞错了方向”、“缺德”。但田霖认为,律师眼中并没有“好人”、“坏人”之分,一个刑事案件,通过公诉方的有力指控和辩护律师的有力辩护,使事实更加透彻,充分保护“坏人”的合法权利,做到罚当其罪,能更充分体现法律的公正、法治建设的进步。

                经验:“快、准、严、深、细”五字诀

  不论是业内同仁之间的探讨交流,还是年轻律师的虚心请教,田霖律师都会诚心诚意跟大家分享办案和做律师的点滴体会。

在他看来,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首先要有扎扎实实的法学基础“打底”,同时又辅以广泛的自然科学及社会科学知识底蕴,这样才能做到“营养全面”、“耳聪目明”;其次要有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洞察力强,以超乎寻常的角度和高度去见微知著,取得整体效果;再次,要有较高的职业素养和良好的职业道德,该做的、不该做的心里要有本“明本账”,对得起良心和道德。此外,还应该吃苦耐劳,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兢兢业业,尽心尽责。

对刚入行的青年律师,田霖律师认为,“前三年没有可挑挑捡捡的案件,等磨练三年后,再按照自己的兴趣和特长确定专攻方向,只有把根基扎稳了,才能走得远、攀得高。”

在多年来的办案实践中,田霖律师总结出实用且富有内涵的“五字诀”,即:“快、准、严、深、细。”他表示,“比如说‘快’,就是接手一起案件后,要对其中牵涉到的法律适用和法律关系作出敏捷反应,以便尽早明确着手重点,拿出有效对策。快的前提是对法律知识的积累、熟稔,做到‘拿之即来,为我所用’。再比如说严,在法律领域中,一个字,一句话,或一个细节,一个背景 ,就能决定案件裁判的走向。因此,律师在办案中必须严之再严,慎之再惧,拿出‘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绝不能马虎、麻痹。”

田霖律师常说,辩护律师做刑事辩护,要考虑三个问题:一、给谁辩;二、辩给谁听;三、辩护效果。首先要明确是辩给法官和公诉人听,不是给当事人和家属听。如果不能引起对方共鸣,不能形成辩论,法官只听你一方的,效果未必好。因为法庭上只有辩护人的滔滔不绝,哪怕再有力也只是一面之词。

正是他这样对掌握证据、庭审现场、辩护环节等因素的不断“拷问”和“修炼”,砥砺出他出色的辩护和办案能力,深受当事人信赖和法官的称赞,获誉“天津市十佳青年律师”、“天津地区最值得信赖的好律师”等。

                  奉献:为法治进步传递正能量

“我现在的工作时间大致这样划分的:三分之一时间用来做业务,三分之一时间用来履行天津律协刑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职责,包括组织培训、研讨活动,联合公检法司部门下发文件等,另三分之一时间用来参加一些行业或社会活动,梳理总结法学理论研究、教学和办案方面的一些体会。”田霖律师说道。

让社会更多地了解到律师的作用与价值,为法治进步积极建言献策,田霖律师不懈努力着。他长期以律师嘉宾的身份参与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CCTV—12)《法律讲堂》的节目制作,担任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台《法制纵横》栏目,天津电视台《案与法》栏目以及滨海台《都市资讯网——法制专递》栏目的特约律师,面向大众普及法律知识,剖析典型案例,解疑释惑。

田霖律师常常在媒体上发表文章跟大家交流互动,或配合媒体采访向公众表达律师观点。他发表的《媒体报道刑事案件的积极作用及应注意的问题》一文,层次清晰,逻辑严谨,语言凝练,对媒体报道与刑事案件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有理有据、深入浅出的阐述,最后指出媒体这把“双刃剑”运用得好坏,可以促进法制建设、社会文明或引起社会公众对法律和相关司法程序的曲解和误解,给人以深思与启示。他发表的《建筑公司仅提供挂靠也要承担连带责任》一文,直指当前目前建筑市场中大量存在的挂靠施工现象,用事例和律条揭示“挂靠存在法律风险,帮人挂靠应持谨慎态度。”

在媒体报道的车主醉酒打伤代驾朋友 意识恍惚驾车闯下大祸》中,田霖律师指出,本案悲剧固然有意外和偶然成分,但当年轻气盛的刘某肆意畅饮时,却将作为机动车驾驶人应有的自律意识和法制观念抛诸脑后,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不仅所有当事人背后的家庭受折磨,而且公共机构为处理事件,社会资源也遭到浪费,可见醉酒驾车之危害……

不久前,在有“中国刑辩第一人”之誉的田文昌律师创立的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举办了一场“从黄海波案谈收容教育制度之存废研讨会”,应邀参加的田霖律师在会上谈了几点体会,主要包括“现在讨论的卖淫嫖娼收容教育办法,与2013年12月份被废除的劳动教养的办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收容教育制度应当是一个死老虎,但实质上现在没有被废除。”“收容教育制度从开始执行到执行结束,全程都贯穿着人治和侵犯人权的特征……”这次研讨会议结束后,京都律所将一份由133名法学专家、律师联合签名的《关于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建议书》正式邮寄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田霖律师的名字正在其中。